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新书网 > 女频言情 > 爱意成殇

爱意成殇

橙橙安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顾夏嫁给陆廷渊五年,见到他的次数五个指头都数的过来,就连她生孩子难产,命悬一线时,男人都不愿意看她一眼。顾夏深爱陆廷渊整整十五年,跟她做了五年的夫妻,深情付出,换来的却是满身痛疼,他误解她是杀人凶手,无论她怎样解释,他都不肯相信她。直到后来她消失在他的世界里,知道所有真相的他才开始后悔,悔的撕心裂肺!

主角:顾夏,陆廷渊   更新:2023-01-31 17:12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夏,陆廷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《爱意成殇》,由网络作家“橙橙安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顾夏嫁给陆廷渊五年,见到他的次数五个指头都数的过来,就连她生孩子难产,命悬一线时,男人都不愿意看她一眼。顾夏深爱陆廷渊整整十五年,跟她做了五年的夫妻,深情付出,换来的却是满身痛疼,他误解她是杀人凶手,无论她怎样解释,他都不肯相信她。直到后来她消失在他的世界里,知道所有真相的他才开始后悔,悔的撕心裂肺!

《爱意成殇》精彩片段

“痛...好痛....”

昏暗的地下室。

顾夏躺在一片血泊中,她高隆的孕肚传来一阵又一阵绞痛感,疼得她十根手指扣在地面,划出一道道血痕。

“夫人,你挺住,少爷知道你难产了,一定会送你去医院的。”

跪在地上的李云手里拿着毛巾,一遍遍擦拭她身下涌出来的血,满脸的紧张跟担心。

就在这时。

地下室的门被推开,管家站在门口。

“夫人,少爷下令不许送你去医院,少爷说,说这是你的报应....”

话刚落,顾夏眸底涌出灰败的绝望,她的小腹仿佛又被人狠狠捅了一刀,疼的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。

陆廷渊,你当真如此恨我,连我们孩子都不要了!

李云愤怒说道,“张管家,夫人这是难产,虽然我是医生,但条件有限,必须要送去医院,不然会一尸两命....”

然而,她话还未说完,门再次无情合上了。

李云气得身子发抖,突然她瞥到顾夏身下涌出大量的血,猛地掀开裙摆,双眼瞪大,声音都开始打颤。

“夫人,你已经雪崩了,必须要开始剖腹产,但孩子跟大人只能保一个....”

顾夏没有丝毫迟疑,“保孩子!不用顾忌我,一定让我孩子活!”

这胎儿在肚中是臀位,再不出来怕是要憋死在里头。

李云狠狠心,从旁边的医疗箱里掏出手术刀,“夫人,你还有什么话,可以告诉我。”

顾夏知道,破腹之后,她估计活不成了。

若最后还有什么心愿未了,便只想再看一眼陆廷渊。

结婚五年,她见他的次数,五个手指都数得过来。

以后,她更没有机会了。

“我想见陆廷渊最后一面.....”

听到这话,李云泪奔了,她掏出手机拨了陆廷渊的号码,接通后,也不知对面说了什么,她浑身发抖,不忍说出那句残忍的话。

可对上顾夏殷盼的眸子时,还是说了,“....夫人,总裁说他不想见到杀人凶手,让你好自为之。”

听到最后四个字,顾夏仿佛抽干了全身的力气。

她眸底的光彻底暗了,干裂的嘴角喃喃自语,“杜清月不是我杀的,他为什么从不肯信我....是不是我死了,他才会满意....”

顾夏看着李云用手术刀划开她的肚皮。

一阵剧痛后,她感到自己全身发冷,缓缓闭上眼睛。

最后一刻,她听到了婴儿微弱的哭声。

宝宝,你要替妈妈好好活下去。

...

书房内。

陆廷渊坐在书桌前,电脑屏幕上光映照在他凌厉的五官上,像没有温度的寒刃。

“总裁,你看看小少爷吧....”

这时,书房门被推开,李云抱着刚出生的婴儿走了进来。

陆廷渊嗓音冷漠至极,“顾夏生的孩子不配叫小少爷,带出去埋了。”

李云气得攥紧拳头,刚想说什么时,却对上陆廷渊冰冷至极的眸光。

最后她什么都没有,抱着孩子离开了。

三天后。

顾夏以为自己死了。

可她睁开看到的不是昏暗的地下室,而是明亮的卧室。

她脑袋有片刻空白,但她的手下意识落在自己的肚皮上,却发现她小腹平坦,没有丝毫的刀伤。

怎么会?

顾夏空白的大脑瞬间涌入大片的记忆,“孩子,我的孩子了!”

她扑在进来的佣人身上,佣人起初支支吾吾不肯说,在顾夏威逼下才说出。

她刚出生的孩子,被陆廷渊下令.....活埋了!

顾夏心口抽疼,直接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“夫人!”

佣人惊慌,想要扶着她。

顾夏一把推开她,不顾身体的虚弱,冲出了顾家。

在别墅旁边废弃的小山头,找到了佣人说的土堆,她发疯了一样徒手把已经僵硬的孩子挖出来,抱在怀里痛哭失声。

“宝宝,是妈妈对不起你,都是我的错....”

为什么。

为什么死的不是她!

噗!

顾夏又吐出一口鲜血,猩红的血迹洒在土地上,她紧紧抱着怀里早已没有生息的孩子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


顾夏重新踏入陆家别墅的模样,震惊了所有人。

她脸色惨白,披头散发,宛如一具行尸走肉,更不用她怀里抱着的婴儿尸体,以及赤脚下蜿蜒的血迹。

顾夏无视众人的目光,回到阴冷的地下室,从角落里打开她的包袱,将她早就做好的小衣服一件件认真穿在孩子身上,又把她一针一线绣着龙腾虎跃的小被子裹在孩子身上,眼泪无声从眼眶里掉下来,她气息颤抖。

“轩儿乖,妈妈在这里,穿上衣服就不冷了。”

她紧紧抱着孩子,在他冰冷的小手上,一笔一划写下她亲自为孩子取的名字。

哐当一声。

突然,门被人踹开了。

男人挺拔的身影杵立在门口,他冰冷的眸光落在顾夏身上,不带丝毫的温度。

顾夏抬起了猩红的眸子,看着门口的陆廷渊。

她知道她不爱她,但她以为他至少会喜欢这个孩子。

“陆廷渊,你恨我,直接杀了我便是,为什么要让宋清救我!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孩子!”

顾夏眸底翻涌绝望跟恨意,她扑到陆廷渊身上,用尽全身力气捶打着他,“你把轩儿还给我!还给我!”

顾廷渊轻而易举制止了她的动作,并一把捏住她的下巴,嗓音残忍又绝情,“顾夏,如果当初不是你给我下药,怎么会有这个孽种,你杀了清月跟她肚中的孩子,这是你欠他们母子的!”

他答应过清月要娶她,是顾夏这女人利用老爷子的救命之恩逼他娶她。

甚至不甘心寂寞,给他下药怀上孩子。

本以为她怀孕后就会安分守己了,谁知她前几天竟将怀着身孕清月推下楼梯。

一尸两命!

像她这样恶毒的女人,他怎么会放过她,他要让她为她罪行赎罪。

顾夏露出一抹凄凉的笑,“轩儿有什么错,他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,陆廷渊你杀了我吧,杀了我让我的孩子活过来!”

“投生在你肚子,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错!”

陆廷渊幽深的眸子满是残忍的光,“我不会杀你,死对你来说太便宜了,我要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顾夏瞳孔猛缩。

然后还不等她有所反应,陆廷渊身后的黑衣人拿着绳索朝他逼近。

顾夏死死护着怀里的尸体,猩红的眸子流出滚烫的血泪,“陆廷渊,我要怎么对我我都没法反抗,但我求你,让我先葬了轩儿,他还是那么小.....”

陆廷渊神色没丝毫波动,“动手。”

顾夏浑身发抖,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眸子,第一次生出对眼前这个男人噬骨的冷意跟恨意。

她紧紧抱着怀中的孩子,朝门口奋力冲去,却不想正好撞到进来的宋清身上。

宋清看清来人,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。

她跟陆廷渊一样,从骨子里厌恶顾夏这种功于心计的狠毒女子。

他身子往后侧,谁知裤腿突然被人攥着。

“宋医生,我求求你,帮我安葬我的孩子,他还小,他得入土为安,不能曝尸荒野,我求求你。”

顾夏突然跪在地上,朝他用力磕头,磕得头破血流。

宋清看了一眼她怀中孩子,终究还是起了恻隐之心,他伸手接过孩子。

顾夏朝他凄惨又感激的笑,随即被身后追上来的黑衣人拖了下去。

宋清看了一眼怀中孩子精致的小衣服,抬眸看向顾夏羸弱的背影。

想起了七年前那件事,他神色慢慢变得复杂。

....

顾夏被陆廷渊的人绑到车上,一路开车来到海城的码头。

今日天气阴沉无比,并不平静的海面上只停靠着一艘轮船。

顾夏被押到码头的最前方,轮船上走下来几个人,待看到最前方的女人的脸时。

她瞳孔一缩,满脸的难以置信,“杜清月,你还活着?!”

“清月是死是活,你这个杀人凶手还不清楚?!”

陆廷渊站在一旁,嗓音阴冷的可怕,“她是清月的孪生妹妹杜若,坐游轮出国时,不小心被海盗绑了过去,现在我要用你换她回来。”

顾夏身子一颤,脸色煞白如雪。

跟海城相连的太西洋海域的海盗恶名早就传来了!

他们除了抢劫附近海商的钱财之外,最喜欢就是抢女人,而且对待女人极其残忍粗暴,甚至一个女人被所有人弄个遍。

玩腻了,便将人丢在海里喂鲨鱼。

陆廷渊将她换过去,无疑是想让她受辱致死!

 


顾夏浑身颤抖,她不是害怕海盗的手段。

而是无法相信,她的丈夫真的要送她去死。

“陆廷渊,我是你的妻子,你真的.....要将我送到海盗手里!”

对面的海盗看到顾夏娇艳的脸时,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色欲,大声喊道,“快点将人送过来!”

“顾夏,这是你欠清月的。”

陆廷渊嗓音不带丝毫温度,将她推了出去。

顾夏眸底涌出绝望的嘲讽,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,为了一个没有关系的女人,亲手将她推入死亡。

她满脸的泪痕,站在一尺远,不肯再动了。

这里是海城,是陆廷渊的地盘,他若是要救人完全不需要用这种方法,非要用她来换人,无非是想借用海盗的手,杀了自己。

毕竟如果他亲自动手,哪怕他权势滔天,也无法逃过法律的追责。

她不会过去的!

她没有推杜清月下楼,她的死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她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去死,但她不可能为杜清月的妹妹去死。

她不配!

陆廷渊见她不动,眉心透着冷厉,威胁道,“顾夏,你要是不过去将杜若换过来,你明天看到就是你顾氏破产的消息!”

“陆廷渊,你害死我的孩子还不够,你还要对付我顾家,你到底有没有心!”

顾夏将唇角咬出了血,泛红的眼眶满是绝望跟悲愤。

陆廷渊不为所动,说到底是顾家管教不严,才会养出她如此恶毒阴险的性子。

顾家也是祸首之一,理应受到教训。

顾夏看着陆廷渊绝情的眉宇,她知道自己输了,输的一塌糊涂。

在他面前,她从来就没有赢过。

“好,我去,我去就是了。”

她绝望的垂下眼睑,神色一片灰败,“但我有个要求,若我死了,我求你至少把我的尸体抢回来,让我跟轩儿合葬,他命苦,到了下面,我要永远陪着他。”

说完,顾夏转身朝海贼走去,跟对面走过来杜若擦肩而过。

不亏是双胞胎,姐妹俩长得一模一样。

陆廷渊以后看到杜若这张脸,定是睹物思人,对她宠爱有加吧。

她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,正好看到娇弱杜若倒在陆廷渊的怀里,他小心翼翼搂着她的腰,脸上温柔跟担忧,是她这辈子穷尽一生也没能拥有东西。

顾夏心脏猛得一抽。

像无数尖锐的碎石在搅动着她的心脏。

而陆廷渊看都没看她一眼,搂着杜若转身就走。

这一刻。

顾夏没出息让自己忍了一路的眼泪掉了下来。

 

“陆廷渊,你当真如此狠....小心!”

突然,她看着陆廷渊经过一辆大型货车,货车上高耸的货物全部倒向他。

顾夏想都没想,用尽毕生的力气朝他冲了过去,将他推开。

轰隆一声。

重物狠狠砸在她的身上。

她眼前炸开血色颜色,顿时失去所有的知觉。

....

顾夏再次醒来,发现她被压在货物之下,她一动,后背传来钻心般的疼痛。

但她还是艰难的从货物中爬了出来,一眼看到旁边那堆货物下的一片衣角。

是陆廷渊今日穿得黑色西装!

顾夏从未有过惶恐,她顾不上身上的伤,扑了过去,疯了一般徒手搬着厚重货物。

指甲被她不要命的动作,硬生生从中间断裂,流出鲜红的血迹。

但她仿佛察觉到不到任何疼痛,嘴里不停重复着,“陆廷渊,你不会有事,我不会让你有事,我会救你出来,救你出来.....”

顺着衣角,她挖到了他的身体。

顾夏脸上劫后重生的狂喜还没扬起,就被眼前这一幕震浑身冰冷。

眼泪决堤般滴落。

低落在陆廷渊的脸上,以及他怀里死死护着的杜若身上。

“陆廷渊,上辈子我定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,所以这辈子才会爱上你......”

顾夏用手擦掉脸上泪痕,将两人从货物中拉了出来。

只是拉出来才发现,顾廷源脑袋被砸到了,流出大量的血,如果一直出血下去。

他会死的!

“陆廷渊,你醒醒!你醒醒.....”

她拍打着他的脸,没有反应,去搜他的口袋却没找到手机。

而她的手机,早在陆家时,就被收掉了。

顾夏咬牙,撕碎一截衣袖包扎他的脑袋,“陆廷渊,你要撑住,我去喊人来救你,在我没回来前,你不能死!”

她艰难想从地上爬起来,胸腔一痛,一口血涌出嘴角,后背上疼得更厉害。

但她还是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,一步一步朝前面走。

不知走了多久,她看到面前有人,她想说话,嗓子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最后她脑袋一晕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而她刚离开,杜若便睁开了眼睛,她从地上爬起来,将顾夏的血迹清理掉,将陆廷渊头上袖子丢掉。

然后脱下自己衣服,再剥开陆廷渊的衣服,将身子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之上....

 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