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新书网 > 女频言情 > 殉葬王妃要和离

殉葬王妃要和离

爱做蛋糕的鱼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意外穿越成为殉葬王妃,楚明希用自己的能力救活了司煜寒,之后更是好好大教训了那些居心叵测之人,不过她之所以如此认真的生活并不是为了王妃的荣华生活,她只想要和离!只是楚明希以为她与王爷司煜寒之间没有感情,那么和离应该很容易,结果这个男人不仅仅不想和离,还想纠缠她一生!

主角:楚明希,司煜寒   更新:2022-07-15 23:23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明希,司煜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《殉葬王妃要和离》,由网络作家“爱做蛋糕的鱼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意外穿越成为殉葬王妃,楚明希用自己的能力救活了司煜寒,之后更是好好大教训了那些居心叵测之人,不过她之所以如此认真的生活并不是为了王妃的荣华生活,她只想要和离!只是楚明希以为她与王爷司煜寒之间没有感情,那么和离应该很容易,结果这个男人不仅仅不想和离,还想纠缠她一生!

《殉葬王妃要和离》精彩片段

北临国,秦王府梧桐院。

今日原本是举国同庆的日子,皇帝与秦王一同大婚,可偏偏,秦王忽然病故,喜事就成了丧事。

在北临国皇室中,一向有“夫死妻随”的习俗,才嫁过来的秦王妃,也免不了殉葬。

此刻,一身正红嫁衣的南华公主,正被人五花大绑着,绝美的脸蛋上挂着两行泪痕,眸子里满是惊恐和绝望。

“我是南池国的南华公主,不是东昭国的霓裳公主,你们绑错人了!”

“我是要嫁给陛下,不是嫁给秦王,你们不能……”

可侍卫们视若无睹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老妇人,更是眼睛像淬了毒地吩咐,“圣旨已下,赶紧把她送走,抬过去合葬!”

嫁给陛下的,只能是她们东昭国的霓裳公主!

“是!”

“不,你们不能……啊!”

随着老妇人一声令下,原本还在挣扎的南华公主,瞬间没了声音,一股股鲜血从胸口流下。

老妇人立刻跪地,悲声痛哭,“王妃娘娘薨!”

楚明希被晃醒过来的时候,脑海里最后的画面,停留在师姐割断她的登山绳、她坠落悬崖。

她一出生就被送去了福利院,是师父带回了她,收为唯一的亲传弟子,耐心地教她医术,把她当成女儿养。

她也没辜负师父厚望,九岁就能单独给人看病,十二岁更是单独操作了一台大手术,到了今年,她二十二岁,大小手术已做了无数台了,从未失手过,被誉为“新一代神医”。

可就在今天,师姐不知道从哪打听到她要采摘还魂草的消息,在她下悬崖采摘时,割断了她的绳子!

“嘶!”

楚明希强撑着想起来,可她一动,就扯到了胸口处的伤口,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这是……掉下悬崖后,被利器扎穿了?”

不过,她还有心跳和温度,没摔死就是万幸的!

这样想着,楚明希才睁开了眼,却只看到一片漆黑,抬手去摸,只摸到……四四方方的木板?

“虾米情况?”

楚明希瞬间瞪大了眼,“别是师父以为我死了,把我埋了吧?”

她这是在棺材里!

果然……

“唉,可怜啊,这南华公主也是运气背,居然上错了花轿,嫁了秦王殿下,这不,殉葬了。”

“可不是?本来嫁给陛下做贵妃,不用死还能享受荣华富贵。”

“嘘,今儿可是秦王殿下出殡呢,快别说了!”

她就知道,她真的在棺材里!

楚明希听得情绪激动,想蹦起来,却被棺材盖给弹了回来,正要大喊“我还没死”,忽然……头一阵巨疼,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了进来。

她是南池国的公主,封号南华,来北临国和亲,本来是要嫁给皇帝做贵妃,却在走到一个岔路口时,花轿被抬去了秦王府,成了秦王妃。

偏偏,秦王早已病入膏肓,在她嫁进来的那刻,又正好病故。

于是,皇帝以“天气炎热,不忍秦王尸首腐坏”为由,下旨让她殉葬,连夜和秦王一起出殡!

“我去,你这是运气有多衰啊!”楚明希嘴角抽抽,忍不住为南华公主摇头感慨。

不过也是这南华公主太单纯了,皇宫和秦王府又不顺路,怎么可能会是抬错地方?

这摆明了,就是有猫腻啊!

“啧啧……”

可楚明希正感慨着呢,忽然就懵逼了,睁大星眸,石化了一样:她脑海里有南华公主的记忆、外面的人都在说着南华公主殉葬……

她这是……穿越了?!

好嘛,穿就穿嘛,可老天爷为啥让她穿越过来,还不给她一条生路?

她这可马上就要被送去埋了啊!

“你大爷!”

楚明希忍无可忍,爆了句粗口,却敌不过现实,只能赶紧想办法,该怎么活下来。

可这时,她耳边传来一声极微弱的闷哼,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。

“这棺材里还有人?”楚明希一愣,这才猛然想起来,原主是要和秦王合葬的。

所以,秦王也在这个棺材里?

秦王还没死!

楚明希眼睛瞬间就亮了,只要秦王不死,她就不用殉葬,自然也就能活下来了!

对,她得赶紧救秦王!

想着,楚明希就侧头去看,却发现……看了个寂寞:棺材里一片漆黑。

“呃,草率了!”

楚明希嘴角抽抽,下意识地从手腕上的空间里拿手电筒,正反应过来她穿越了、可能没了空间时……手电筒却被她从空间里拿了出来!

“嗯?”

楚明希愣了下,随即一阵狂喜,空间是师父传给她的秘宝,里面不仅有各种精密的医疗仪器和药物,还能自动识别别人得的病,属于“万能”!

楚明希赶紧打开手电筒,观察起秦王的状况来。

当光照到秦王脸上时,楚明希眼里露出了一抹惊艳来:这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啊!

这是一个年岁大约二十出头的男子,容颜如玉般无瑕,眉毛直而末尾翘起、略呈剑形,双眸细长如墨,眼角略微上挑,鼻似弯钩、唇薄如翼。

还有他那一身锦衣华服、玉冠高束,即使不睁开眼,也足够勾人心魄了。

“啧啧,妖孽啊!”

楚明希摇头感叹,却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,嗯,像这样的妖孽,死了太可惜,还是活着祸害人更好!

“就是这病吧,有点棘手。”

楚明希皱眉,她看这秦王时,眼前浮现出一行:“颅骨内嵌有一块断裂的刀片,达深部脑组织,已发生早期脓肿。”

怪不得,这秦王会忽然“死亡”,颅内脓肿啊!

要是不及时手术,要么瘫痪,要么终生昏迷!

“先把他弄醒吧,出去再治。”楚明希叹了口气,拿出了急救器具来。

可就在她要给秦王消毒时,一直昏睡着的秦王,猛地睁开了眸子,眸光似泛着蓝光的寒冰,直直地盯着她。

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,秦王的手已扣上了她的颈动脉,一丝冰凉的气息随之而来。


“你别误会!”

楚明希赶紧回过神来,快速解释,“我是想救你!你颅骨内嵌有块断裂的刀片,还发生了早期脓肿!”

刀片!

听到这句,秦王双眸骤紧,眸底杀意顿现,非但没有松开她,反而加重了手上力道,“说,你是谁?!”

这世上知道他真正病因的人,不超过三个!

“……”可楚明希却被他这句话给问糊涂了。

她除了是南华公主,他才过门的王妃,还能是谁?

“我……”想着,楚明希就想告诉他,却又猛然想起一件事,顿时尴尬了。

她成为秦王妃时,他都病入膏肓了,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多了个老婆,还是被调包了的!

“咳咳……”

楚明希假装清了清嗓子,尴尬笑笑,“那个我,我是南池国来和亲的——”

“你是南华公主?”

秦王剑眉皱起,看着她的目光更冷了,“你此刻不是应该在宫里?”

今日他要迎东昭国霓裳公主为王妃,皇帝则迎南池国南华公主为贵妃这事,他还是知道的。

可眼下,南华公主却和他一起出现在棺椁里!

“……”楚明希感觉,这秦王随时会捏爆了她的颈动脉!

为了保住小命,楚明希赶紧解释,“本来是的,但有人把我和霓裳公主弄错了,霓裳公主成了贵妃,我则嫁给了王爷你做王妃!”

说完却见他没表态,楚明希还以为他是不相信,赶紧发誓,“我保证,这事千真万确!”

狭小而密闭的棺材里,少女举手发誓,眸子再真诚不过。

几乎下意识的,秦王脑海里便浮现出了四个字:憨态可掬。

“你手里拿的什么?”秦王收回目光,瞥了眼她左手拿着的,扣着她颈动脉的手仍未松开。

方才他醒来时,便看到她想拿那东西往他手臂上弄。

“啊?”

楚明希一愣,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看到时一笑,下意识地回答了他,“这个啊?这是棉签和碘伏啊,消毒用的。”

可话一说完,楚明希就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缝上了。

她多什么嘴啊?

古代能有这东西吗?!

这秦王本来就还在怀疑她,现在好了,说不定真要捏爆她的颈动脉了!

可出奇的是,秦王听了后却没再问,只盯着她,“你是如何知道,本王得了什么病的?”

数月前他与西苍国交战凯旋,却在回京的途中,遭遇埋伏,一块刀片击穿眉骨,进入颅内。

此后他便时常头痛呕吐,稍微动用内力便昏厥,半年来遍寻名医,却无一人能看出他得了什么病。

“啊?”

听到他居然没有追问,反而问这个,楚明希愣了下,随即心里长舒了一口气,赶忙回答,“我会医术,方才你昏迷时,我为你看诊了下,就这么看出来的。”

就这么……看出来的?

听着她这再草率不过的回答,秦王很难去相信,却没追问,反而凤眸森冷地问,“你想救本王,是因为不想为本王殉葬?”

虾米?

你这说的是人话吗?!

楚明希都听呆了,这谁能活着,还会想死啊?

她看着就有那么傻吗?

“这个……”楚明希觉得八成是他的脑子有病,目光略带同情地点头,“不想,我想活。”

“……”秦王总觉得她看自己的目光,不太对,可又说不上是哪儿不对,剑眉微皱了皱后,总算松开了扣着她颈动脉的手,看着眼前棺材,“你出不去。”

“这棺椁是按亲王规格而制,金丝楠木,厚一尺,若是半年前,本王还可破棺而出,眼下……”

眼下只要他动用那啥内力,百分百会当场死亡!

这话都不用他说,楚明希都知道,顿时目光黯淡。

难道,老天爷只是让她穿越过来,再体会一次死亡的?

啊啊,不带这样的啊!

“不对啊!”

楚明希正悲伤呢,忽地想到一件事,瞅他一眼,“咱们可以喊救命啊!王爷你不方便的话,我来!”

话说完,楚明希就大声喊起来,还边喊边用力地拍着棺椁。

秦王并未阻止,只剑眉轻挑,任由她各种折腾。

可楚明希折腾了一圈下来,棺椁外愣是没一点反应。

“……”楚明希放弃了,撅着小嘴儿,对着眼前的棺椁郁闷不已。

这是啥子金丝楠木,隔音效果居然这么好!

“他为了防本王活过来,可谓是费尽心思。”秦王这时才睨了她一眼,说着话时,眸子里却浮现出讥讽来。

司随盼他死盼了十多年,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了,碍于礼法没补他几刀,但也绝不会让他破棺而出。

这棺椁,固若金汤。

“什么?”楚明希听得懵逼,但也没放在心上,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出去。

终于……

“有了!”


楚明希眼睛亮堂堂地看向他,右手却悄咪地从空间里拿了银针出来,循循善诱,“王爷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吧?我能为王爷施针,短暂地控制住病情,王爷到时就可以动用内力。”

“效力能维持五分……呃,一炷香时间,不过,施针的后果很严重,等效力过去之后,王爷会再次陷入昏厥,还可能会造成瘫痪。”

“自然了,作为王爷带我破棺而出的交换代价,我会治好王爷的病,如果王爷瘫痪,我也能尽力治好,王爷可敢赌一把?”

不出去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出去,可能瘫痪,但也可能不瘫痪,总归不会立刻死。

“施针。”

秦王沉默片刻后,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。

一炷香,足够了。

“啊?”

见他这么爽快地选择施针,楚明希都惊讶了下,不过为了保住小命,也没劝他,点点头,“好。”

在她应下后,秦王便合上了双眼,任由楚明希为他施针起来。

棺椁外的送葬队伍已快出城,出了城,便不会再有百姓相送。

那时,司随必定会派人补他几刀。

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流逝,楚明希落下最后一根银针时,送葬队伍正好抵达城门口,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内侍高声大喊,“你们就送到这儿,都给杂家退回去,谁再跟来,格杀勿论!”

话说完,内侍还回头看了眼装有二人的棺椁,想起方才棺椁里传出动静,眼神便尖锐阴毒起来。

等出了城,不管是秦王还是秦王妃,都补几刀!

“唉!”一个个感念秦王恩德的百姓听了,再不舍得,也只能往回走。

这些年,若不是秦王连打胜仗,哪儿有他们的舒坦日子过?

只怕是,早已衣不蔽体、食不果腹了!

“哼!”

见百姓们转身往回走,内侍得意不已,正要下令“出城”,就听身后传来……

“砰!”

随着一声巨响,抬着棺椁的八个人瞬间被炸飞,原本固若金汤的棺椁,也碎裂了一地。

那些还没走远的百姓们听了,纷纷回头看过来,正好看到楚明希和秦王从棺椁里站起来,瞬间石化。

“什么情——”

那内侍听到那声巨响时,心下一惊,赶忙回头,在看到二人居然破棺而出后,一张脸立刻白了,“秦王?秦王妃……”

怎么会,秦王明明就已病入膏肓,压根儿不可能破棺而出!

可眼下……

不行,不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都不能让秦王活过来!

“啊!秦王和秦王妃诈尸啦!”

内侍眼底划过一抹狠毒,当即扯着嗓子喊起来,面上惊恐无比地指着二人,“快,快放箭!绝不能让诈尸了的秦王和秦王妃伤到无辜百姓!”

侍卫们还没反应过来,百姓们本就惊恐,一听到内侍说的,顿时更惊恐了,纷纷四散而逃。

“诈尸!快跑啊!”

“天,这好好的怎么就诈尸了?我听老人讲过,诈尸的人,那可是会吸人血、食人肉的啊!”

“可是,秦王殿下生前对咱们这么好,如今诈尸,会不会是有什么遗愿?”

百姓们边往四处跑边议论着,忽然听到有人说了这么一句,立刻就停了下来,不跑了。

是啊,秦王对他们那么好,诈尸肯定是有遗愿!

秦王不会害他们!

“你们!”

那内侍见了,顿时气得要命,只得朝侍卫剜去,“秦王和秦王妃都已经诈尸了,你们还不快放箭!”

这群酒囊饭袋!

侍卫们听到这句,才总算反应过来,连忙对准楚明希二人,就要放箭。

“放肆!”

楚明希很想骂一句“放你大爷”,奈何不太雅,还是换了个词,眼神凛冽地扫过那群侍卫,最后落到那内侍脸上,“本王妃和王爷还没死,你竟敢谋杀本王妃和王爷!”

谋杀!

内侍听得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,转头却发现,侍卫们居然犹豫起来,顿时更气了,捏起兰花指,“你们还在犹豫什么?没看到秦王妃心口都被扎穿了,怎么可能还活着?她就是诈尸!”

心口被扎穿?

楚明希听得一愣,低头看了眼被扎穿的“心口”,眼睛却瞬间亮了:之前她刚穿越过来,急着救秦王,都没注意到,原主的心居然长在右边!

啧,那霓裳公主肯定想不到,她的人扎错了地方!

“本王妃的心——”惊喜之余,楚明希抬头就要解释。

可这时,一言未发的秦王一把将她拉到身后去,凤眸微挑地看向内侍,眸中冷意令人不寒而栗,“本王倒要看看,本王还没死,就被入殓,如今好不容易破棺而出,谁敢将本王射杀。”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