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新书网 > 女频言情 > 报告王爷王妃又去抄家了

报告王爷王妃又去抄家了

兔子爱吃胡萝卜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顾漫青是医毒无双的神医圣手,叱咤业界多年,却因为一场意外非常无语的穿越到了古代!原主是个小可怜,生母离奇失踪,继母对她痛下黑手,原主不幸死亡,正巧给了顾漫青穿越的机会。在忍无可忍下,她撸起袖子复仇,手撕绿茶,脚踩白莲,一步一步的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大佬!

主角:顾漫青,墨裘卿   更新:2022-07-16 00:12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漫青,墨裘卿 的女频言情小说《报告王爷王妃又去抄家了》,由网络作家“兔子爱吃胡萝卜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顾漫青是医毒无双的神医圣手,叱咤业界多年,却因为一场意外非常无语的穿越到了古代!原主是个小可怜,生母离奇失踪,继母对她痛下黑手,原主不幸死亡,正巧给了顾漫青穿越的机会。在忍无可忍下,她撸起袖子复仇,手撕绿茶,脚踩白莲,一步一步的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大佬!

《报告王爷王妃又去抄家了》精彩片段

金州,国相府。

冷风吹进破败的柴房中,床幔被风勾起,隐约露出两具身体。

砰砰砰!

“顾漫青,我知道你在里面,赶紧开门!”

门外巨大的砸门声响起,顾漫青倏地睁开眼睛,漆黑的瞳孔不见混沌,闪着锐利的光。

下意识的撑着身子坐起来,又因为全身无力倒了下去。

这是哪儿?

身边有呼吸声!

顾漫青猛地转头,下一秒呼吸一窒,只见一张轮廓分明的俊脸挑不出任何毛病,长睫轻颤,眼尾带着薄红,可称得上是天人之姿。

实在难以想象,这人要拥有多完美的瞳孔,才足以配上这等相貌。

往下看去,流畅的肌肉线条被白色的里衣半遮半掩,露出来的肌肤如玉石般剔透,修长笔直的双腿也十分抢眼。

等等!

她研究的基因转座系统发生爆炸,自己就算是飞都不可能飞出爆炸区域,那她应该是死透了才对,这美男又是哪里来的?

这是……

大脑像是被炸开一样,如洪水般陌生的记忆涌入。

国相府嫡长女,胸大无脑,性情急躁恶劣,被国相嫌弃。

“再不开门我们就要强行撞开了,别以为你做的苟且之事可以瞒天过海!”

门外的声音愈发嚣张,语气中还隐隐的藏着一丝幸灾乐祸,顾漫青的神智一下被拉了回来。

看向门口,顾漫青眼神冷肃。

没想到自己身为闻名中外的医学界天才,竟然会因为研究基因转座系统而被炸死,还碰上穿越这事,连名字都一模一样。

记忆中的片段足够顾漫青分析,原身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花痴,在这帝都城中,但凡是见着好看些的公子哥就恬不知耻的贴上去,无论老少统统不放过。

丢尽了国相府的脸。

无奈之下,相国府只好把原主囚禁于府中冷院,交给偏房柳氏管教,一月只放出去一次。

而这次,原主是真的冤枉,莫名其妙被人药晕了,身边躺的这男人也不知道名字身份。

许是药量太大,原主身体本就孱弱,竟然直接一命呜呼,再睁眼时就变成了自己接替这具身体。

“来人啊,给我把门撞开!”

外面的人明显已经不耐烦了,声音刚落下,门就被狠狠撞了下。

顾漫青神情冷然,忍着身上的酸痛起身,猛地一下把门打开。

门外的人也没料到门会突然打开,哗啦一下扑腾进来好几个。

众人一眼就看见了顾漫青脖子上的红痕,微微转头,就看到床上躺着个背对着他们的男子,柳氏立刻捂住嘴巴,表现出一副震惊的模样。

“顾漫青,你怎可作出此等腌臜不堪之事,你可是还未出阁的女子,你这样……让我们相国府的脸面往哪里放!”

柳氏戏做得足,还不忘用袖口拭去本就不存在的眼泪,其他人俱是用鄙视的眼光看向顾漫青。

原身记忆中,这柳氏在国相面前还装对自己关心,实际上克扣月俸,遣散自己的仆人,还让原身住到这冷院来,好不狠毒。

看着柳氏难以掩饰的得意模样,顾漫青冷笑。

“是吗?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不堪事,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?”

声音清脆洪亮,没有丝毫心虚。

柳氏似没想到,人就躺在她的床上,这个顾漫青竟然还死不承认,伸手往床上一指。

“你还有脸说,人可还在你床上躺着呢!”

顾漫青嘴角微勾,顺着柳氏的手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睡的没心没肺的男人,直接笑出声来。

“我还当是什么呢,不过是养个男宠而已,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。”

男宠?

顾漫青这是疯了吗?

虽说在这九州之内还没有明令禁止说女子不能养男宠,但是能做出这种事的女子都是些恶臭之辈,她怎么敢把这样的事说的这么理直气壮?

这可是一等一的大逆不道啊!

不过……这顾漫青的名声也没好到哪里去罢了。

看着面前似乎被自己的话给惊呆的一群人,顾漫青眉眼微抬,不屑的看着柳氏。

“男人可以三妻四妾,女人为什么不行?这么看轻自己,贱不贱啊?”

所有人都没注意到,床上的男子俨然已经半阖这狭长的双眸,看着门口站着的纤瘦背影。

本王何时成了她的男宠?

墨裘卿眯着眼睛,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胡说八道的女人。

柳氏在顾漫青这里吃瘪,脸色难看至极,好不容易设计到这一步,她怎么能放弃。

顾烟儿站在一边,带着惋惜的模样,低低的声音开口。

“姐姐,你跟太子还有婚约在身,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太子,怎么对得起父亲,你让咱们相国府怎么跟皇上交代?你这是要让我们全家都跟着你一起陪葬啊!”

说着还不忘擦擦本就不存在的眼泪,装的跟真的似的。

周围的人早就已经炸了锅似的议论开了,不少人都用谴责的目光看着顾漫青。

她们早就听说了,这柳氏跟顾烟儿对这位大小姐不错,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对她好,处处让着她,每次她出去闯祸,都是这母女俩给擦屁股。

甚至,顾烟儿这位二小姐还不顾自己的名声有损,也要带着顾漫青到处结交好友,给她脸面,她不懂回报也就算了,竟然还做出如此不要脸不要皮的事,真是太过分了!

看着顾烟儿假惺惺的样子,顾漫青微微冷笑。

“左右不过一个男宠而已,况且我与太子只是有婚约,又没真正成婚,今天就算是太子亲自来了,也没资格管我。”


嚣张,太嚣张了!

这个顾漫青是连太子都不放在眼里了吗?

柳氏脸色一沉。

“好好好,你想养男宠我是管不了,但是老爷既然让我管教你,现在出了这种事,我就不能坐视不理!”

看着顾漫青,柳氏的眼中闪过一抹狠毒。

“来人啊,给我把那奸夫拖到后庭,乱棍打死!顾漫青身为嫡长女,屡犯教条,罚你到祠堂思过一个月!”

几个五大三粗的粗婆子闻言立刻撸起袖子上前,伸手就要去抓顾漫青……

顾漫青神色冰寒,原身本就是个病秧子,祠堂阴气重,又潮湿的紧,要真是被关进去一个月,这小命指定保不住。

这柳氏打的什么主意,她再明白不过。

想到这里,顾漫青脑中灵光一闪,突然想通了什么。

原身父亲把人扔到这里,就是希望原身不知不觉中病死吧,这样跟皇上也有个说法。

顾漫青冷笑一声,原身已死,现在是自己掌控这具躯体,她绝不会任人摆布!

眼看着那些婆子的手快要碰到顾漫青手臂的瞬间,顾漫青反手钳制住那人的手腕,随即用力一拧,关节立刻脱节。

那婆子惨叫一声,手腕弯成个诡异的弧度,痛的倒在地下打滚。

剩下几个人被顾漫青吓到,一时间没人敢上前。

所有人都是一愣,顾烟儿最先反应过来,指着顾漫青,神情愤怒。

“顾漫青,你还敢还手!”

顾漫青拍了拍手,双手环抱在胸前,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顾烟儿,目光最后停留在她的肚子上。

“我养男宠是罪,你大着肚子来讨伐我,又是个什么意思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妹妹好像还没指婚吧。”

凭借着自身的医术,只需一眼,顾漫青就可以确定,顾烟儿已经有了一月多的身孕。

此话一出,空气好像都凝固了,下人们都难掩惊讶,暗暗朝顾烟儿看过去。

三小姐难道真的……

周遭的视线像针一样全部扎在顾烟儿身上,让她下意识的捂住了肚子,握紧拳头,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。

顾漫青是怎么看出自己有身孕的?

还是说,自己身边有人在外面乱嚼舌根,传到了顾漫青的耳朵里?

这下柳氏也急了。

自己的女儿要是传出未婚先孕的名声,这以后还怎么做人?

想到这里,她眉毛一拧,恶狠狠的瞪着顾漫青。

“你胡说什么,明明是你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,怎么还有脸诬赖自己的妹妹?”

说着瞪了一眼那些停下手的婆子。

“都在等什么呢,还不把她带下去,关进祠堂!”

柳氏生怕顾漫青在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,想要先下手为强。

那些婆子们互相看看,只能硬着头皮上前,顾漫青身形一闪,躲过朝自己伸来的手。

婆子们扑了个空,赶紧转身,顾漫青适时伸脚出去,拌得老婆子往前一倒,正好就倒在了顾烟儿的身上。

“啊!我的手!”

“啊!我的肚子!”

惨叫声此起彼伏,众人手忙脚乱的去扶顾烟儿,却发现顾烟儿蜷缩在地上捂着肚子,满脑袋汗,什么也顾不上了。

“我的孩子,救救我的孩子,母亲!”

几个下人都被吓傻了,三小姐这算是亲口承认自己已经有身孕了?

所有人的表情变化都没能逃过柳氏的眼睛,柳氏见事态难看,脸色黑如锅底,厉声吩咐。

“三小姐前几日感了风寒,定是没好利索,如今竟然失心疯胡言乱语了,还不快把三小姐带回屋子去!”

顾漫青啧啧两声,柳氏这个当娘的也是够狠,为了堵住众人嘴巴,竟然说自己女儿失心疯。

顾烟儿被人带走,柳氏这才看着顾漫青,脸色冷的可怕。

“今天的事,我一定会如实禀告给老爷的。”

顾漫青不在意的笑笑。

“千万记得替顾烟儿也禀告一下,你女儿那事儿可比我重要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不理会柳氏,顾漫青面无表情的转身关上门,刚没进去几步,脚下好像踩到了软踏踏的东西。

低头一看,是一堆衣服,准确的说,是一堆烂布条。

而刚才还躺在床上的男人已经没有了踪影,只有凌乱的床铺留有那人存在的痕迹。

顾漫青眼眸微眯,像只慵懒而危险的猫。

以自己的身手,竟然有人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消失,就算是现在这幅躯体烂的要死,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。

这人到底是谁?


帝都城外树林中一间木屋里,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盘腿坐在床上,夕阳的余晖落在男人精致绝美的侧脸上,仿佛镀了一层金光的神仙下凡。

在他面前,一个壮硕的黑衣男子跪倒在地下,神情冷峻。

“属下来迟了,还请王爷降罪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墨裘卿淡漠的扫了一眼跪着的男子。

恐怖的气息以墨裘卿为中心散发出去,男子的身子如同破布一样飞了出去,狠狠的砸在门上。

嘴角鲜血溢出,男子脸色却如临大赦一般轻松了许多,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请了个大礼。

“谢王爷。”

“查到了?”

“回王爷,顾漫青是相国府嫡女,跟太子有婚约在身,但是相国不喜这个女儿,驱逐到冷院交给柳氏管教,就是想她死了一了百了。”

“那柳氏本设计给顾漫青下药,想随便找个小乞丐破了顾漫青的身子,谁知道正碰上您发生意外,被柳氏的手下认错当成流民送到了顾漫青的床上……”

话说到最后,男子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
半晌后,淡淡的声音响起。

“下去吧。”

男子如释重负退下。

墨裘卿眼神落在远处的门上,仿佛又看见了那道清瘦的背影,嘴角勾起个凉薄的弧度。

“男宠……第一次有人如此胆大妄为,当真是有趣。”

国相府

顾漫青终于整理好了脑子里的记忆,穿着跟下人没什么区别的粗布衣裙,在气势恢宏的国相府里,按照记忆中的厨房走去。

原身在府上不受宠,下人侍女也从不把她放在眼里,被赶到冷院之后待遇更差,处处受人欺负,让顾漫青原本张扬的性子逐渐变得懦弱。

住柴房也就算了,每天也就只能吃些清汤寡水的东西,只有碰到什么大事,必须要自己这个嫡长女出面时,顾烟儿才会带着好衣服上门装脸,事情一过,立刻收回去。

分明是身份尊贵的嫡长女,竟然能混到这个份上,顾漫青在心里也是唏嘘不已。

一边想着,一边就到了目的地,门都还没跨进去就被两个厨娘给拦了下来。

“厨房可不是随意谁都能进的地方,大小姐还是去别处找乐子吧,别弄脏了饭菜,主子怪罪下来,我们可承担不起。”

看着厨娘眼里的不屑,顾漫青半点反应都没给,直接就往门里跨。

两个厨娘脸色不好看,以往这顾漫青饿了也会来这厨房寻吃食,被发现后都哆哆嗦嗦的不敢说话,慢慢的她们胆子也大了起来,有一次甚至还被她们狠狠的教训了一顿。

从那之后,顾漫青每次来偷吃的都小心翼翼的,遇到她们几个下意识的就会躲,怎么今天还变样了?

不过,顾漫青给她们的印象实在太根深蒂固,还以为她是听了谁的主意来装装样子,厨娘根本没当回事,上前就想去推顾漫青。

“还不快滚!”

只可惜,现在这具身体的灵魂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人了。

顾漫青眼神冷得可以冻死人,抬起来一脚,狠狠的踹在那厨娘肥胖的肚子上。

另个人一看,顿时张开满嘴黄牙的嘴巴,面目狰狞的朝着顾漫青扑了过来,顾漫青微微一闪,那厨娘直接扑到了地上,门牙磕在青石板上,糊了她一脸的血。

看着两人倒在那里鬼哭狼嚎的狼狈样子,顾漫青缓步上前,声音像是从地狱飘来的一样阴冷:“不过是府里的奴才,我今天就算打杀了你们,也没人会说我一个不字!”

哀嚎的声音戛然而止,厨房里的其他下人早就看傻了。

这还是之前那个任人拿捏的蠢货大小姐吗?

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可怕?

顾漫青无视众人的目光,掀开热气腾腾的蒸笼,一脸嫌弃的又合上,目光锁定了桌子上刚煲好准备端走的鸡汤。

“做点佛跳墙送到我房里,多放鲍鱼海参。”

顾漫青面无表情的端起鸡汤,冷冷的扔下一句话。

众人都惊了,佛跳墙是什么东西?

那可是只有老爷开口了才会做上一做的菜品,这顾漫青是吃了豹子胆吗,她怎么敢……

“你……你有什么资格吃……啊!”

躺在门口的厨娘也听见了顾漫青的吩咐,一气之下忘了身上的疼,直接开口质问,话还没说完,顾漫青的一只脚已经踩到了她圆滚滚的肚子上面,滚烫的鸡汤撒了一些出来,烫的厨娘嚎的更大声了。

顾漫青连头都没有回,直接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。

“只等你们两个时辰,我就在这等着。”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