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新书网 > 女频言情 > 妈咪马甲捂不住

妈咪马甲捂不住

公子衍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五年前,身患肥胖症的苏安宁,是所有人眼里的笑话,未婚先孕,被未婚夫退婚,被苏家人嫌弃。五年后,她减肥成功,带着天才萌宝,强势归来。穿上一身小马甲的苏安宁立志要报仇雪恨,找回自己丢失的那个孩子。矜贵又高冷的霍修瑾带着萌宝出现,某人抛夫弃子五年了,是时候给她一个小小的“教训了”!

主角:苏安宁,霍修瑾   更新:2022-07-16 01:10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安宁,霍修瑾 的女频言情小说《妈咪马甲捂不住》,由网络作家“公子衍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五年前,身患肥胖症的苏安宁,是所有人眼里的笑话,未婚先孕,被未婚夫退婚,被苏家人嫌弃。五年后,她减肥成功,带着天才萌宝,强势归来。穿上一身小马甲的苏安宁立志要报仇雪恨,找回自己丢失的那个孩子。矜贵又高冷的霍修瑾带着萌宝出现,某人抛夫弃子五年了,是时候给她一个小小的“教训了”!

《妈咪马甲捂不住》精彩片段

“苏小姐,你怀孕了。”

医生的话犹如一道惊雷,让昏昏欲睡的苏安宁蓦地瞪大眼睛:“……什么?”

这怎么可能!

她虽然已十九岁,但并未和任何异性有过亲密接触!

医生却将化验单递给她:“已经四个月了,你身体不好,不能做引产手术,只能选择生下来。”

苏安宁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中,苏父厉声呵斥后,搜查了监控,却发现四个月前,她的确因身体不好,老老实实在家,根本没有外出!

然而外界并不相信,大家私下里都在嘲讽:

“肚子都大了,还在那里找借口说没有私通野男人呢。顾家也真是可怜,怎么就跟这样的人订了婚!”

“她本来就又胖又丑,家世也不是很好,能攀上顾家,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,现在又未婚先孕,顾家肯定要退婚了吧?”

在大家猜测中,顾安勋登了苏家门。

彼时,苏安宁的肚子已经高高鼓起,怀孕八个月的肚皮,大到遮掩住脚尖。

书房中,苏父小心翼翼的询问:“顾少,您是想退婚?”

顾安勋的回答出人意料:“……不是,我爷爷不同意!”

顾家是顶级豪门,他们苏家不过是小康之家,趁机退婚,谁也说不出顾家任何的不是。他们不退婚,这是图什么?

顾安勋越想越气,暴躁的骂道:“我本来看到她那猪头脸就恶心,现在她还怀了野男人的孩子,凭什么让我当接盘侠?”

苏父顿时保证道:“顾少,您放心,她生了以后,我立马把孩子送走!”

始终没说话的苏安宁蓦地抬头:“不行。”

这几个月,她从彷徨到茫然,再到无奈接受现实,每一天都能更清晰的感受到孩子的心跳,早已有了感情。

孩子是无辜的,不能把孩子扔掉。

她要退婚!

可就在这时,腹中忽然传来一阵阵疼痛和抽搐,这是——要生了!

五年后。

“妈咪,醒醒,飞机滑行啦~”

清脆的声音让苏安宁睁开眼睛,就对上一个精致可爱的稚嫩脸颊。

苏小果眨着黑葡萄似得大眼睛,她双手托着下巴:“妈咪,我们这次回国是找爸爸的吗?”

苏安宁伸了个懒腰,从舒服的商务舱上慵懒的坐起来,淡淡道:“你没有爸爸。”

苏小果小大人般叹了口气:“我已经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啦,才不会信你这种鬼话。没有爸爸,我总不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?”

“……”

苏安宁没说话,她将披肩的长发扎起来,白皙的皮肤,挺巧的鼻梁,再加上红润的嘴唇、婀娜的身材,让她成为飞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苏小果继续不满的嘟囔道:“不是为了找爸爸,那难道是为了找哥哥?”

哥哥……

苏安宁垂着的杏眸闪过一抹寒光。

当年,她其实生下了一对龙凤胎。苏父不顾她的意愿,强行将两个孩子扔掉。

她从产床上爬下来,拼尽了所有力气,也只保住了苏小果。

之后更是命悬一线,若不是小姨及时赶回,把她接到国外养病,怕是世上早就没她这个人了。

五年,她的身体终于恢复健康,因从小误打了激素而导致的肥胖症,也终于治好了。

这次回国,明面上是因为顾家终于同意退婚了,她来处理一下。

可其实继续找孩子,才是最重要的。

半个小时后,飞机停稳。

苏安宁让小果在行李箱上坐好,推着行李箱往前走。

刚开机,就接到了电话,对面是一道轻浮却活泼的声音:“Anti,你要小心了!”

苏安宁漫不经心的开口:“怎么?”

“华国第一家族的掌权人霍修瑾,正在全球搜集你的个人信息,这次怕是不找到你,誓不罢休呢!”语气里带着点幸灾乐祸。

苏安宁:“……哦。”

“Anti,之前在国外,不是他的地盘,你可以完美躲开,可现在回国,你逃不掉的!身为最负盛名的外科医生,你就不能给人家奶奶治个病吗?

听说霍修瑾出手大方,还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,指不定你们还能发展一段可歌可泣的恋情呢!”

苏安宁懒懒的打了个哈欠。

第一家族家大业大,其中人员盘根复杂,治个病指不定都牵扯到财产权利的争夺,她搀和进这种顶级豪门的明争暗斗干什么?

这次回国,是为了找儿子,不能节外生枝。

临近出口,苏安宁忽然看到前方接机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,她敷衍道:“这样的美色,无福消受。”

挂断电话后,她将手机随意扔进口袋里,冷冷垂眸。

没想到,跟旧相识这么快就见到了。

机场出口处醒目的位置站着一个男人,他穿着西装,长相还算阳光,看着比五年前成熟了一些,竟然是她的未婚夫顾安勋。

此时,他手中拿着接机牌,正不耐烦的站在那儿,抱怨道:“那个死胖子到底什么时候出来?”

他身后的管家开了口:“顾少,请您耐心一点。老先生特意交代,就算是退婚,也不要闹的太难看。”

顾安勋皱起了眉头,看着有些焦躁:“耐心?我看是恶心还差不多吧?她之前那么胖,生了孩子后肯定更胖了。恐怕更不想退婚了吧?我怎么就这么倒霉,被这种人纠缠不清!”

这些话落入苏安宁的耳中,她却眼睑都没抬一下。

五年来,她多次提出退婚,可无论是苏家还是顾家都不同意。到底是谁在纠缠?

她懒得理会这人,打算带苏小果直接离开。

顾安勋吐糟完后,扭头却眼前一亮!

机场中率先走出来的这个漂亮女人,长相娇艳,美得不可方物。她出现的那一刻,整个机场似乎都亮了几分。

眼看那女人越走越近,顾安勋站直身体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高奢西装,露出一抹笑,自信的开了口:“美女,可以问下你的姓名吗?”

他此刻的样子活脱脱一只开屏的公孔雀。

苏安宁脚步一顿,凉凉的看向他。

“苏、安、宁。”


“苏、安、宁。”

原本低头玩手机游戏的苏小果,此时指着顾安勋手中的接机牌,用稚嫩的嗓音读出来上面写的名字,兴奋道:“这几个字,我读的对吗?”

小果一直在国外长大,目前正处于识字阶段。

苏安宁揉了揉她的头,嗓音清冷悦耳:“对。”

顾安勋被她唇角不经意的浅笑晃了眼。

扬城什么时候竟然有这么一个大美女了?简直比那些小明星们还要好看!

苏安宁对他炙热的眼神无动于衷,倒是苏小果眨了眨眼睛,天真的询问:“叔叔,你是来接……”

“我们的吗?”这几个字还没说完,顾安勋就急忙将接机牌丢在身后,打断了她:“当然不是,小妹妹,我跟那个死胖子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苏小果大大的眼睛里露出一抹嫌弃:“叔叔,你真可怜,年纪轻轻,眼睛就瞎了,唉。”

她妈咪哪里胖了?!

顾安勋被她说的懵了懵,趁这个机会,苏安宁迈开脚步,冷冰冰出了站。

顾安勋想追过去,助理却拦住了他:“顾少,别忘了老先生的吩咐。”

顾安勋看着苏安宁的背影吐糟道:“你说那个丑八怪,如果有这对姐妹一半漂亮该多好?我也就忍下她当年的事情,不会退婚了!”

霍氏集团旗下第一酒店。

总统套房中,等苏小果躺下睡着后,苏安宁这才看向手机,上面已经有七八个未接来电,都是苏家打来的。

她回过去,苏父的怒骂声传来:“苏安宁,你搞什么?!为什么不接电话?你不是闹着要退婚吗,那就马上滚回来,别耽误了你妹妹和顾少的好事!”

能攀上顾家这颗大树,苏父不可能放手,这也是他坚持不退婚的原因。

现在顾家终于松口,同意让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嫁过去,对于苏父来说没什么损失,两家这才终于达成一致。

苏安宁淡淡道:“现在回去。”

她把小果交给跟着一起回国的保姆李嫂,出了门。

等电梯时,忽然听到轻微的脚步声,她扭头却见女儿正穿着一件灰色真丝睡衣,短发乱乱的,睡眼朦胧的站在电梯间。

女儿头发短,精致可爱的五官,雌雄莫辨。

在国外时,苏安宁每次出门,小果都会跟她来一个爱的抱抱。

所以她没多想,习惯性的蹲下身体将孩子抱住,在他脑门上亲了一口,声线虽低,却柔和:

“宝贝,晚上我给你带慕斯蛋糕。现在,马上回房间。”

女儿向来灵活的眸子呆了呆,估计是困傻了。然后在她的注视下点了点头,转身往回走。

这一层是顶奢总统套房,总共只有两间。

除了他们住的那间外,另一间据说是霍家自己留下来的,并不对外开放,此刻应该没住人。

“叮”电梯到了。

苏安宁直接进去,她没看到就在这时,另一个总统套房的门被打开了。

一道高大、干练又沉稳的身形走出来,男人背对着电梯口,声音低沉,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气场,对那个孩子命令道:“小实,回房间。”

五岁的霍小实盯着电梯的方向。

刚刚那个女人软软的拥抱,还有额头上的吻,让身为霍家小少爷的他,都忍不住红了脸。

霍小实绷紧了小脸,他从小接受严格教育,就连用餐都要计算营养。

一向克制的人,此刻却忽然萌生了一个强烈的想法:“我要吃慕斯蛋糕。”

“……”

霍修瑾觑了他一眼,单手将他拎进房间。

他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,走到电脑前继续视频会议。

对面的人汇报道:“霍总,我们已确定Anti的确回国,而且刚高价买到一张她的照片,马上发给您。”

霍修瑾薄唇轻启,冷冷的吐出三个字:“找到她!”

苏家别墅中,灯火通明。

门外,苏安宁听着密码锁的提示声“输入错误”,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冷笑。

换密码了,她这个女儿却不知道。

她淡淡垂眸,拿起手机随意点了几下,放到密码锁处,几秒种后,“咔哒”门开了。

客厅里的热闹扑面而来,人来人往的场面,让她意识到,今天是妹妹苏安颖的生日。

见没人注意到她,苏安宁干脆找了个角落的沙发坐下,打算睡一会儿养养神。

无人注意的露台上,却传来一阵低呼声。

几个年轻人,将一个女孩围在中间,正在施暴。

苏安颖穿着一件蓝色礼服裙,此时端着红酒杯,冷笑的看着被推倒在地上的女孩。

这是她姑姑家的女儿白凌璇,跟苏安宁那个死胖子一直交好。

“啪!”

有人狠狠打了白凌璇一巴掌:“你刚说死胖子五官其实长得也不错?我看你是眼睛出现了问题,需要我给你治治……”

“嘶……”

她拿着辣椒水对白凌璇的眼睛喷过去:“丑八怪那脸跟猪头似得,连安颖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!白凌璇,你是怎么看出来她长得不错的?”

火辣辣的疼痛让白凌璇想要尖叫,却被人捂住了嘴巴,只能发出“呜呜”的痛苦哽咽。

苏安颖忽然蹲下身体,她抽出一张苏安宁最胖时候的照片,拿在手中把玩着:“哎呀,你们太粗鲁了。”

其余人听到这话,笑嘻嘻放开了白凌璇,她捂着红肿的眼睛,“求求你,放过我吧……”

苏安颖笑了:“咱们来点斯文的,打个赌吧。”

白凌璇喉间发出微弱的声音:“什么赌?”

苏安颖指着照片:“如果你能证明,她瘦下来真的好看,我就把这张照片吃下去。办不到的话,那你就把照片吃下去,怎么样?是不是很公平?”

其余人立马笑起来:

“不过那个死胖子瘦不下来,可怎么办呢?”

“难道为了一个赌约,还要去抽个脂,专门验证一下,她丑不是因为她胖?哈哈哈……”

“白凌璇,你根本没办法证明她瘦下来好看,所以……”

“吃照片!吃照片!”

大家纷纷鼓掌起哄。

苏安颖将照片递到她面前:“你是自己吃,还是我们帮你吃?”


苏安颖眼神里闪烁着恶毒的光。

大家都在恭贺她,咒骂那个死胖子,白凌璇这个小贱人,竟然说苏安宁五官其实并不丑?

呵。

苏安颖正想将照片递给白凌璇,忽然——一只纤细冷白的手伸过来,直接将照片抽走。

苏安宁垂着眸,随意将照片团成一团,拽住苏安颖的头发,在她痛呼张嘴的时候,将照片塞进了她的嘴巴里!

一系列动作,如行云流水。

等口腔里传来苦涩又难闻的味道时,苏安颖才反应过来,她刚想吐出来,就听到一道低沉淡漠的声音:“苏安颖,愿赌服输。”

苏安颖的动作猛地僵住,宛如见了鬼似得看向了她。

女孩穿着简单的牛仔裤白衬衫,显得腿长腰细。

头发随意扎在脑后,琐碎的几缕秀发遮住脖颈,肌肤如玉,白皙干净,整个人美得不可方物!

可那熟悉的声音……

其余人眼看这种情况,团团围过来,有男生皱起眉头:“美女,你谁呀?安颖可是顾少的未婚妻!你就不怕得罪了顾家?”

苏安宁没理他,扶起白凌璇,见她双眼发红,但不至于太严重,低声叮嘱:“去用清水冲洗眼部。”

白凌璇咬着嘴唇,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喊道:“你是安宁姐?”

“嗯。”

“……”

所有人都惊呆了,不可置信的看着她。

有人不自觉开了口:“死胖子瘦下来,竟然这么惊艳?”

大家再看向苏安颖,她其实长相不错,看着也算娇艳,向来以容貌为傲。但此刻站在苏安宁身边,却显得寡淡无味了些。

众人的眼神,让苏安颖宛如被打了几巴掌,脸上火辣辣的……

她故意在生日宴喊死胖子回来退婚,就是为了让大家都看看,她苏安颖比苏安宁漂亮太多。

可现在,自己反倒成了跳梁小丑!

“怎么回事?”

苏父带着继妻大步走过来,看到苏安宁后一愣,他诧异开口:“安宁?”

大女儿瘦下来竟这么漂亮?

苏安颖看到这种情况,眼神闪了闪,她忽然哭着将嘴里的照片掏出来:“姐姐,我知道顾少跟你退婚,你不高兴,那你继续打我吧……”

她的哭声让苏父回过神来,毫无预兆的伸出胳膊朝苏安宁打去:“苏安宁!顾少跟你退婚,是因为你不知检点、未婚先孕!是你自己不争气,跟你妹妹有什么关系?”

苏安宁心底一片凉。

五年前,她就被这个偏心父亲的无情伤透了心。

她正打算躲开这一巴掌,没想到继母宋文丽出面拦住了苏父:“老苏,这么多人看着呢,别忘了正事。”

正事……

苏宏瑞压下心头怒火,扔出一句话:“跟我上楼!”

书房中。

苏宏瑞、宋文丽还有苏安颖坐在一起。

苏安宁和他们相对而坐,她靠在沙发上,耷着眼皮,看着好像目中无人、藐视一切的狂,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,她只是困。

苏父直接切入主题:“安宁,顾家同意退婚,你妹也要嫁到顾家去了。今天是你妹的生日,你就把你妈妈留下来的公司送给她做嫁妆,当成是生日礼物吧!”

苏安颖迫不及待的开口:“你未婚先孕,丢了苏家的人,也连累顾家被人嘲讽了这么多年,把公司给我做嫁妆,就当是补偿吧!”

苏宏瑞直接将准备好的合同扔过来,命令道:“这里有一份公司转让合同,你签个字。”

苏安宁眸中泛着冷意。

明明是苏家攀龙附凤不想退婚,是顾家不知缘由的不同意退婚,现在反而都成了她的错?

况且苏家的一切,都是她亲生母亲留下的……现在他们霸占了房子不算,连公司也不放过?

贪得无厌,令人生恶。

她杏眸微抬,凉凉的开口:“不行。”

苏安颖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,嗓音尖锐的喊道:“苏安宁,你什么意思?”

苏安宁看了下外面,天色渐晚,她还要回去陪小果睡觉,于是直接开了口:“退婚可以,嫁妆不行。”

话落,她站起来直接往外走。

“苏安宁,你给我站住!”

苏父怒吼着,可惜苏安宁充耳不闻。

到了院子里,苏安颖追出来,挡在她面前:“苏安宁,你说,你是不是舍不得安勋哥哥,根本就不想退婚!”

苏安宁觉得烦:“让开。”

“你果然是这么想的,臭不要脸!”

苏安颖伸出手,嚣张又蛮横的往她脸上打过来!

下一刻,却被苏安宁攥住了手腕。

苏安颖挣脱不得,气急败坏的怒骂道:“我告诉你,别以为自己变漂亮了,安勋哥哥就会回心转意!无论怎么样,他也不会娶你这个带着小野种的残花败柳!哦,对了,你那个生父不详的小野种怎么没带回来?”

“啪!”

苏安宁用足了力气,狠狠回敬了她一巴掌。

她眼瞳很黑,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:“苏小果不是野种,下次再听你乱说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留下这话,她直接转身离开。

苏安颖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着,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吓得连哭似乎都忘记了。

扬城的夜晚,霓虹灯闪烁。

苏安宁坐在出租车上闭目养神,她脸上的光线忽明忽暗,给人一种落寞的感觉。

生父不详……小野种……

这两个词让她怅然的叹了口气。

五年前,究竟是怎么怀孕的,至今还是个谜。对于苏小果的父亲是谁,她更没有头绪。

“到了。”出租车司机的话,打断了苏安宁的思索。

她下车刚进入酒店时,前面却忽然冲出来一排保镖,将她直接拦在旁边:“请让一让!”

不少被拦住的人小声讨论着:

“这么晚了,霍总出去干什么?”

“听说是霍家小少爷要吃慕斯蛋糕……”

苏安宁伸手想打个哈欠,就看到一道高大矜贵的身形,抱着一个大约五六岁的男孩子,大步从电梯间走出来。

男人正目不斜视往前走,可经过苏安宁身边时,忽然停下脚步,视线沉沉看向了她,嗓音低沉的开了口:“苏小姐……”

苏安宁打了一半的哈欠,顿住了。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