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新书网 > 女频言情 > 恶毒女配开挂了白安安

恶毒女配开挂了白安安

煮熟的鸭子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白安安睡醒一觉发现自己穿书了,还是前不久刚看的一本狗血文,而她便是这本书中的恶毒女配,被所有人憎恨。这一次,白安安要改写原主的命运,从炮灰女配逆袭成真正的女主,在逆袭的道路上,她将男主赫连煜成功征服,让那些曾经欺负她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!

主角:白安安,赫连煜   更新:2022-07-16 03:14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安安,赫连煜 的女频言情小说《恶毒女配开挂了白安安》,由网络作家“煮熟的鸭子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白安安睡醒一觉发现自己穿书了,还是前不久刚看的一本狗血文,而她便是这本书中的恶毒女配,被所有人憎恨。这一次,白安安要改写原主的命运,从炮灰女配逆袭成真正的女主,在逆袭的道路上,她将男主赫连煜成功征服,让那些曾经欺负她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!

《恶毒女配开挂了白安安》精彩片段

“小姐!快醒醒!”

谁?谁在叫我?

白安安觉得自己眼皮上好像压了一座小山,怎么也睁不开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睁开一条缝,入目是一个梳着双髻,满面怒容的小丫鬟。

白安安:?你谁啊?

她这么想的,也就这么问出来了。

小丫鬟一脸天塌下来的表情,尖叫道,“小姐!您可别吓奴婢啊!奴婢春杏啊!呜呜呜……您莫不是摔坏脑子了?”

春杏?

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?

白安安用看鬼的眼神打量了一番小丫鬟,不得不承认,没有任何表演整蛊的成分在……

所以,她这是穿越了?!

没等她消化完这件事,便听春杏又道,“您既然醒来就别耽搁了,赶紧去东苑整治一番那女人!”

“不过是个妾肚子里爬出来的,竟也敢与您抢人,不看看她是个什么东西……”

别看春杏年纪不大,上下嘴皮子一碰成串骂人的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吐,好似一把开启潘多拉魔盒的钥匙,瞬间让白安安醍醐灌顶。

“我淦……”

她说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,不是她闺蜜之前发给她的那本小说吗?

名字叫什么她记不清了,但依稀记得是本狗血玛丽苏文,其中的恶毒女配和她同名同姓……

所以……

白安安眼睛发愣,“我是白安安?”

“不……不然呢?”春杏张嘴又要嚎,“小姐真不用请大夫来瞧瞧吗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白安安脸色肉眼可见的灰败下去。

她至今记得在这本小说中,一直处处欺负女主的恶毒女配是个什么下场……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哆嗦。

正出神,听见春杏在一旁说,“小姐要是没事快些去东苑吧,春桃姐姐已经先赶过去了,咱们也快点去瞧瞧那女人求饶的好戏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

白安安瞳孔皱缩,一把拽住了春杏,“春桃已经去欺……不是整治白晚清了?!”

“是啊。”

春杏理所当然地点头,“春桃姐姐惯会为小姐分忧的。”

一瞬间,白安安只觉得天旋地转,随手披了一件外衫便朝门外走去,可又分不清方向,只好拽上春杏带路。

白晚清,便是小说中的女主,白家庶出之女。

白安安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捋了捋时间线。

原主本与男主自小订下婚约,却因为男主家道中落而当众退婚,这两年没少在京中败坏男主名声。

可让所有人都想到的是,前两天男主打了胜仗风光回京,被皇帝亲封为少将军,白家便又动了心思想再续前缘。

可男主却说娶白家女可以,但绝不能是白安安。

如此,婚事落到了白晚清的头上,而白安安得知后因为挤上街去看男主,反而撞到了头……

再然后便是她这个现代倒霉蛋穿过来了。

“唉!”

白安安深深的叹了口气,东苑近在眼前。

还没等进了院门,便见白晚清一袭白衣,身量单薄,被一个身强力壮的嬷嬷狠狠压着跪在地上。

而面前一个穿红着绿的小丫鬟眉眼得意,扬着手便朝她脸上扇,双颊通红,可见不止挨了一下了。

白安安看在眼里惊悚不已,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进门喊道,“春桃!住手!”


那一巴掌还未扇下,白晚清死死闭着眼睛,听见这话和春桃一齐望过来,眼中尽是羞愤。

“小姐!”

春桃开开心心蹦跶过来,“您头还晕吗?要奴婢说哪用得着您来跑这一趟,奴婢定给您办的妥当了。”

白安安两眼发黑,“这就是你说的妥当?谁准你私下过来动用私刑的?”

“奴婢这也是为了小姐嘛……这女人不过是从妾室肚子里爬出来的,凭什么抢了小姐的婚事?且待奴婢毁了她那张狐媚脸,看她还怎么勾搭姑爷!”

“慎言!”

白安安咬着牙道,“那赫连煜早与我没有干系,他想娶谁便娶谁,轮得到你在这嚼舌根?”

“小姐……”

春桃向来是得脸的,如今被她骂了心里委屈,竟是一跺脚转身跑了。

春杏见状,便同白安安说了一声,追过去了。

待两人走后,白安安赶紧叫嬷嬷松开白晚清,上前道,“可打疼了?此事怪我,是我没约束好下人,稍后我便请个郎中过来给你瞧瞧……”

“不用你假好心!”白晚清眼中带泪,“我向来敬重你是长姐又是嫡女,处处忍让,可你欺人太甚!”

“赫连煜的婚事又非我争抢来的,是他死活非要娶我,你缘何怪在我头上?”

“是是是。”

白安安心不在焉地应着,心道可不是那赫连煜死活非要娶你,你们俩简直天上一对地上一双,能不能就此神仙眷侣,放过她这个倒霉蛋?

心里是这么想,话却不能这么说,嬷嬷得了吩咐取了伤药回来,一边递到白安安手上一边有些心疼道,“小姐,这可是夫人得来的上好伤药,千金难寻。”

“给她用是不是……浪费了些?”

“无妨,毕竟伤在脸上。”

白安安只想快些与白晚清化干戈为玉帛,沾了些伤药便要往她脸上擦,却被她狠狠一把推开。

甜白瓷的小瓶掉在地上碎成几瓣。

白晚清却道,“焉知这不是什么毁人容颜的东西?你还想害我到何时?!”

“这真是伤药。”

白安安蹲在地上,看着那价值千金的药心里滴血。

就在这时,几声脚步传来,停在院门口,白父一把推开院门,朗声呵斥道,“白安安,你又在做什么好事?!”

白安安被他吓了一跳,转身看去,只见白父身侧站着一位面冠如玉,双眸狭长的男人,身量修长,好似端方君子。

但只有看过小说的她知道,此人手腕狠辣,睚眦必报,原主便是死在他的手里!

瞧着,那道宛如看见了什么脏东西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,白安安眼前有点发黑,心下大悲:完了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白晚清一见白父来了,便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,抽抽噎噎的说道,“父亲,婚姻嫁娶之事本由不得女儿做主,却没想因此惹上了祸事!”

“但求父亲还是物归原主,将姐姐的婚事还回去吧!”

“胡闹!”白父瞪着眼睛呵斥了一声,“婚姻大事岂容你们两个在此儿戏,一个个的都没看见少将军来了吗?简直是丢我白家的脸面!”


想来先前白安安和赫连煜是自小定下的婚约,可却没想到赫连煜家道中落,好好的将门世家只剩了他一根独苗。

白安安骄纵惯了自然是不想嫁,白家也觉得赫连煜这门亲事并无助益,便纵容原主在京城败坏赫连煜的名声,生生将这门亲事给退了。

可谁能想到不过短短一两年的光景,赫连煜在外拼搏功名,竟还真的风光回京,得了皇帝青眼,摇身一变成了年少有为的少将军。

京中多少适龄女子,眼巴巴的想要往将军府里挤,白家倒是也派了人去交好,不求婚事如旧,但求赫连煜不再计较当年的事情。

可却没想到赫连煜竟主动寻上门来,话里话外暗示要娶除了白安安以外的白家女,可不就剩下白晚清一个了。

想到这儿白父有些讨好的冲着赫连煜笑了笑,“老夫教女无方,让少将军见笑了。”

“无妨。”赫连煜眸色清冷,就是一个眼神也没施舍给白安安,“方才我听闻二小姐嚷嚷着要将婚事还给大小姐。”

“我怎么记得白大小姐前些年当着京中众人的面说我草包纨绔,不值一嫁,如今又从哪冒出来的交还一说?”

闻言,白安安小脸一垮,该来的总会来,只好低眉顺眼道,“前些年我不懂事,给将军惹麻烦了。”

“那些话都是我胡诌的,若你需要我也可以同外人解释。”

赫连煜这才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。

不可否认的是,白家大小姐生的确实好看,尤其是一双眼睛,即便最会狐媚术的青楼女子,也比不过她。

只可惜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,青楼女子至少还靠自身吃饭,不像她整日惹祸,嚣张跋扈。

莫说两年前他便没看中她,如今回京,有仇怨再先,即便她上赶着进将军府做个丫鬟,赫连煜也是不愿的。

“不必劳烦大小姐了,俗话说得好,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只盼着大小姐日夜记得当初自己说过的,可别背着我不在,偷偷欺负我的未婚妻。”

这未婚妻指的是谁,不言而喻。

白晚清顿时就止住了哭声,脸色绯红,止不住的往赫连煜身上飘。

她是妾室生的,自小不受待见,如果真能嫁给了将军,也可谓是一步登天了。

到那时莫说是一个白安安,便是整个白家也能被她踩在脚底下!

“将军的话我自当谨记,今日之事是下人误会了我的意思,我紧赶慢赶过来还是让妹妹受了委屈,只可惜母亲给我的伤药是上好的……”

白安安实打实心疼那瓶药,听春杏说,那药本是用在军中的,见效极快。

要不是她娘亲母家是武将,也寻不来这好东西,如今竟是糟蹋了。

“你胡说!”

白晚清此时仗着有赫连煜撑腰,夺理不饶人起来,“分明就是你指使春桃过来要毁了我的脸,多少次了……”

“你平日处处欺侮,我全都忍了,可今日我当真是不想忍了,父亲,求您睁开眼睛看看吧,就算我是庶出也是您的女儿啊!”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