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新书网 > 其他类型 > 布局人生

布局人生

王纯 著

其他类型连载

施礼撑着黑伞,直直地看着门口,梁恭不停地看着手表。一个是我前男友,一个是我的青梅竹马。看起来多深情啊,如果不是他们两把我送入监狱,还嘱咐别人好好“关照”我,我都要感动哭了。

主角:王纯梁恭   更新:2023-01-29 17:2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王纯梁恭的其他类型小说《布局人生》,由网络作家“王纯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施礼撑着黑伞,直直地看着门口,梁恭不停地看着手表。一个是我前男友,一个是我的青梅竹马。看起来多深情啊,如果不是他们两把我送入监狱,还嘱咐别人好好“关照”我,我都要感动哭了。

《布局人生》精彩片段

“王纯,出去后找个工作,好好做人。”

狱警打开门嘱咐了我几句。

我点了点头,透过监狱的铁窗,我看到监狱门口停着几辆黑车。

梁恭的奔驰,施礼的帕拉梅拉。

冬雪纷飞中,两个人静静地站在车前。

施礼撑着黑伞,直直地看着门口,梁恭不停地看着手表。

一个是我前男友,一个是我的青梅竹马。

看起来多深情啊,如果不是他们两把我送入监狱,还嘱咐别人好好“关照”我,我都要感动哭了。

五年前,我把施甜给捅了。

施甜是施礼捧在手心的妹妹,他找到我们的时候。

我还双手握着满是血的刀刃向他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。

施甜坐在地上带着哭腔喊了句哥。

施礼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到我面前,反手把我控制在地上。

我当时还怀着施礼的孩子,身体虚弱得没办法反抗。

梁恭赶过来的时候,他红着眼睛质问我为什么这么恶毒。

我还没解释,就被拷走了。

在法庭上,我没有律师,而施甜那边的律师是梁恭。

施甜是轻伤,梁恭唇枪舌战要求判我五年。

他说“王纯,这是你应得的报应。”

我蹲监狱的时候,一开始老被欺负,没监控的地方,没人的时候我就挨打。

被扯着头发按在脏水桶里,后腰总是被踹,常常都是淤青的。

一开始我不懂事,总是倔着,别人打我我也不哭。

打得多了,我就琢磨出味了,为什么别人老打我,我就和其中的一个女老大套近乎,我给她洗脚,洗脚水溅我一脸我也笑嘻嘻的。

我还给她洗内衣,干活。

后来她偷着告诉我了。

“妹子,你也怪可怜的,是有人塞钱了说教训你。”

我知道是谁,是施礼。

我伤了他的至亲手足,他的宝贝妹妹,所以他要让我不得好死。

恍惚间,我想起来曾经施礼追我的时候,他包了二十几架无人机。

他说:“纯纯,以后让我来保护你。”

我拜托了狱警让我从后门走,我不想看到他们两个人。

更何况,万一他们还没解气,还打算报复我咋办。

我拿他们权贵没办法,我的命贱,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。

我还记得呢,施甜抱着狗站在我面前语气叫嚣道:“我的狗七十万,你爷爷一条贱命值几个钱?”我听了后瞬间红了眼睛,我摸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向她冲了过去。

我五岁的时候,我爹骑摩托车出车祸死了,我妈跑了。

我就没爹没妈了,就一个爷爷抚养我长大。

我身上吃的穿的,都是爷爷叠纸盒子,踩塑料瓶子,收破烂赚的钱。

我读初中的时候,我爷就带我去市里住了,我们住在棚房下面,我爷说市里破烂多,赚的多。

其实不是这个理由,而是爷想让我在市里读书。

市里的孩子都有小发卡,我小时候不懂事也闹着要亮晶晶的小发卡。

那天,我爷在精品店门口转了五圈,走进去给我买了个小发卡。

学校申请贫困生的时候,班主任帮我申请了,还让她儿子梁恭多照顾点我。

梁恭是全校第一,他偶尔给我讲题,我又聪明好学,成绩提的很快。

我爷感谢班主任,他偷偷给我塞了钱,让我给班主任。

班主任不要钱,我爷就主动去帮她扫院子。

当时班主任住的是独栋,我爷扫院子,我就和梁恭在一边写作业,一边玩。

班主任还开玩笑说:“你家小闺女真好看,真乖,以后咱们两家正好结亲家。”

我爷立刻站直,紧张得搓搓手说: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

梁恭脸红得都不敢抬头,我傻笑了两声。

我考上大学的时候,我爷特意回了趟村子, 他不让我跟着,我悄悄跟着。

我看见他挨家挨户在人家门口磕头借钱。

我爷对我是那么的好,我从小就决定读完大学挣大钱好好孝敬爷爷。

那么好的爷爷,他就死了。


大三的时候,我谈了男朋友,他叫施礼。

我带他见过爷爷。

爷爷说过,他是个好娃子,让我好好待人家。

爷爷还说过,我是大孩子了,要有几件漂亮裙子了,穿得太寒酸人家也看不起。

所以,爷爷就背着我还去捡破烂。

我说过不让他去捡破烂的,他年纪大了,我不放心。

就是那年深冬,就是五年前。

他背着蛇皮袋在公园被不牵绳的狗撞了。

当场昏迷被送到医院。

撞他的那条狗就是施甜口中那七十万的狗。

被撞的当天,爷爷就被送到了重症监护室,因为颈椎骨折并且脊髓损伤,爷爷瘫痪了。

医院要交很多钱,我去找施甜要钱。

她站在我面前,趾高气扬地说:“你就是我哥那个女朋友吧,没找我哥捞到钱,找我捞来了?”“我的狗被那个老头子撞骨折了,我还没找你要钱。”

“你们一家都是贱命,死了活该。”

我没忍住,我真的没忍住。

我被报警抓起来了,我不走,我还有爷爷在医院,但是没人听一个凶手说话。

我不停地喊着施礼梁恭的名字,我想让他们救救爷爷。

他们两个却围在施甜面前,安慰着哭泣的施甜。

被扣押的时候,我听说我爷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十五天出院了。

然后他回棚房喝了百草枯,他死了。

那天,躺在冰冷的地上,我流产了。

我没有保住爷爷,也没有保住月份还小的孩子。

我被关在监狱的时候,施甜来看过我,她凑到我耳边说。

“我的狗一向很听话,你猜你爷爷为什么会被撞倒。”

狗什么都不懂,但是人都懂,人的心太脏了。

施甜不喜欢我,可能是因为我抢了她的哥哥,也可能是因为我和梁恭从小一起长大。

是我害死了爷爷,如果我不和施礼在一起,施甜就不会害爷爷了。

我一点也不听话,我不是乖宝,我是个垃圾。

我不要漂亮的发卡,我不要裙子,我不要施礼了,爷爷还能回来吗。

出监狱的时候,我还有点迷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