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新书网 > 现代都市 > 畅读精品本公主除了美貌,一无所有

畅读精品本公主除了美貌,一无所有

不会写就乱写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小说《本公主除了美貌,一无所有》,现已完本,主角是沐云初方天成,由作者“不会写就乱写”书写完成,文章简述:臣妾觉得此事得查清楚。”睿王妃看见了皇上的火气,不敢直接维护,只能隐晦的表达。这话是在对睿王说,其实是说给皇上听的。皇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心中憋着怒火。沐云初此刻看向云香:“云香妹妹,你觉得当真有彻查的必要吗?你同云霜堂姐那么亲密,姐姐可不信你不知道哦。”在睿王和王妃面前,云香要栽赃有些压力。但是听了沐云初这满含暗示的话,她心中的欲望再次强......

主角:沐云初方天成   更新:2024-02-12 20:4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沐云初方天成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畅读精品本公主除了美貌,一无所有》,由网络作家“不会写就乱写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小说《本公主除了美貌,一无所有》,现已完本,主角是沐云初方天成,由作者“不会写就乱写”书写完成,文章简述:臣妾觉得此事得查清楚。”睿王妃看见了皇上的火气,不敢直接维护,只能隐晦的表达。这话是在对睿王说,其实是说给皇上听的。皇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心中憋着怒火。沐云初此刻看向云香:“云香妹妹,你觉得当真有彻查的必要吗?你同云霜堂姐那么亲密,姐姐可不信你不知道哦。”在睿王和王妃面前,云香要栽赃有些压力。但是听了沐云初这满含暗示的话,她心中的欲望再次强......

《畅读精品本公主除了美貌,一无所有》精彩片段


沐云霜都没有将云香有挑拨她闹事的嫌疑说出来,继续道;“到了骑射场我提出要跟沐云初比试,没想到处处被她领先,心里气不过才骑着马撞向她。”

沐云霜喊云香妹妹,对沐云初却直呼其名。睿王心里恨不得当场打这个女儿一巴掌,但此刻也没有时间计较这点细节;“事情就是这样?那云初的马被下毒是怎么回事?云初身上瘙痒又是怎么回事?”

睿王显然来的时候就问清楚了经过。

“我也不知道,父王,我没有对沐云初下毒。母妃,你相信女儿,你知道女儿的,女儿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
睿王妃当然相信自己的女儿,可现在就她女儿嫌疑最大,连她自己都知道,若她是个外人也会认定是她女儿干的。

“王爷……臣妾觉得此事得查清楚。”睿王妃看见了皇上的火气,不敢直接维护,只能隐晦的表达。这话是在对睿王说,其实是说给皇上听的。

皇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心中憋着怒火。

沐云初此刻看向云香:“云香妹妹,你觉得当真有彻查的必要吗?你同云霜堂姐那么亲密,姐姐可不信你不知道哦。”

在睿王和王妃面前,云香要栽赃有些压力。但是听了沐云初这满含暗示的话,她心中的欲望再次强烈起来。

皇上即便要处置沐云霜,也得有实质的证据,神情严肃的看向云香:“云香,朕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到底知不知道是谁干的。”

帝王的威严,可以说是逼问,也可以说在给云香撑腰,让她尽管说实话。

云香深吸口气,终于下定了决心!

她眼中闪过阴骘,可转而便泣不成声的看向沐云霜;“云……云霜姐姐,你就认了吧!”

沐云霜当即呆住,不可思议的看着云香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云香跪在地上艰难的爬过去拉住沐云霜的手,痛彻心扉的说道:“云霜姐姐,嫡公主差点丧命,我实在是不敢帮你隐瞒了。我求你了,就不要硬撑了,就算你……”

云香话还没有说完,沐云霜猛然将她推开,气的变了脸色;“你胡说什么!好你个云香,枉我真心待你,你居然这么冤枉我!”

她实在是没有想到,知书达理的云香妹妹,和她亲密无间的云香妹妹,此刻竟然将莫须有的死罪往她身上扣!

这可是死罪!

尤其是看着皇上那要吃人一般的目光,沐云霜整个人都慌了:“我……我没有。你们别听她瞎说!”

“现在你还是不肯承认!”皇上气的猛拍桌子,这声巨响仿佛击打在每个人的心头。

“王兄啊!你就一个女儿,你让朕怎么办!”

皇上几乎是咬着牙齿说的这句话,眼里复杂的杀意让睿王和沐云霜等绝望、让云香松了口气,但沐云初看在眼中,却是心疼。

睿王叔一儿一女,对云霜虽然严厉,却也爱护。若非如此,沐云霜岂能嚣张到跟她一个样子。

皇上知道赐死沐云霜他的王兄会伤心难过,可是这孩子犯下这样的错误,不赐死,他也愧对自己的女儿啊!

沐云霜惊慌失措,眼泪像是下雨天屋檐滴落的雨水一般:“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,父王,你相信我。母妃,你相信我,我真的没有对沐云初下毒。皇上,我真的没有!”

沐云霜心中满是绝望,然而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是那样,心痛,绝望,愤怒,没有一个人是信任她的。


看见沐云初的身影,方天成心中惊喜无比,简直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:“云……云初。”

沐云初微微挑眉:“方大人看到本公主很高兴?”

方天成能听出沐云初戏谑的语气中隐含的嘲讽,羞愧的低下头。

方丞相倒是赶紧抓住机会:“公主,成儿真的没有进宫行窃,昨夜成儿没有离开房门半步,公主若是不信可以盘问府上的下人。”

方丞相倒是没有被用刑,毕竟他身居高位,皇上再是气恼也不会随便对他用刑。

但方丞相的脸色却早已经吓得没了血色。

沐云初没有理会他,看向皇上:“父皇,女儿有些话要跟你说。”

皇上看向沐云初时收敛了眼中的戾气,但是语气依旧强硬:“此事朕自会定夺,云初,你若是没事就回宫去吧。”

皇后留下的这枚玉牌非同小可,方丞相既然敢打这枚玉牌的主意,谁求情都没有用。

沐云初心知父皇这是动真格的了,她恭顺的站着,不疾不徐道:“父皇不如先听听女儿想说什么。”

皇上审视了这个女儿片刻才起身,走到看守之处,将多余的人遣散才道:“说吧。”

“父皇可有仔细看过从方天成屋里搜到的这枚玉牌?女儿怀疑是假的。”

不仅是因为前世这东西没有被换回来,沐云初觉得玉牌是假的是有依据的。

她虽然不知道这玉牌到底是什么玩意儿,但从父皇对待方天成这个“盗贼”的态度就知道此物必定出乎她意料的要紧。

昨夜那个男人也不是等闲之辈,既然大费周章把这样东西偷走,又怎么会还回来呢?

“假的?”皇上狐疑的拿出玉牌查看。

这枚玉牌除了色泽通透,还有一个很奇异的地方,它可以吸收人的内力。

皇上之前检查过,他暗自运起内力注入玉牌中,内力仿佛汇入江河的小溪一般被吞噬。

因此他才觉得这枚玉牌是真的,才认定了这次的盗窃是方家所为。

不过,这玉牌还有另外一样特性,它只是看起来像玉而已,实则质地十分坚硬。

皇上赶紧命人拿来铁锤,结果放在地上一敲,竟然碎了!

看到这个结果,皇上立即意识到中计了!

“传禁军统领前来!”

找到失窃的东西,城里搜捕的禁军和城门的禁军当然都已经撤了!

这个盗贼,定然是逃不出去才故意以假乱真,真是狡猾!

沐云初看见脸色巨变的皇上赶紧跟了上去:“此刻昨夜那个贼人估计早就出城了,哪里还追的上?父皇,东西丢了就丢了,不打紧的。”

皇上重重的叹了口气:“这是你母后临走前嘱托朕好生看管之物!”

她留下的东西他没有保管好,他觉得愧对亡妻。

……

四个城门,顾爇霆都布置了逃亡的痕迹,京城的禁军不能大量出动,分散他们的兵力,就算有禁军追上来,他也能对付。

“顾爇霆,你难道不知当今皇上对云初公主的宠爱?你难道不知云初公主和方天成的关系?”停下休息的时候,萧瑟悠闲的看着顾爇霆。

这个人吧,虽然有些时候气的人想跟他拼命,但危难时候还是很靠得住的:“唉?对了,你什么时候在丞相府安插的眼线?这方丞相似乎就是个普通的权臣,没什么特别之处。”

顾爇霆喝了口水,高傲又嫌弃的扫了萧瑟一眼:“你休息够了没有?”

他的眼神让萧瑟倍感受伤!

“你夜里睡得倒是好,我担惊受怕了一晚上好吗?万一月娘他们夫妻应付不了上门搜查的禁军,我们就得被抓了!”

顾爇霆冷冷的移开视线,起身:“赶路了。”

“唉唉唉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!方丞相那小老头莫非还藏着我不知道的秘密?”说来也是的,他在方家安排了眼线居然没有告诉他!

顾爇霆依旧没有搭理他,萧瑟也早就习惯顾爇霆这狗脾气了,自顾自说到:“方家那边的人也不是笨蛋,夜行衣和赃物突然出现在方天成房中,他们事后也会想到府上不干不净。你的眼线很可能有危险啊,我们来得及回来吗?”

大军回来,也有十多天时间了。

顾爇霆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京都,漆黑深邃的眼眸仿若一口古井。

线人已经撤离,不会有危险。

当初她嫁入了丞相府,而现在……已经不需要在丞相府安插线人了。

见顾爇霆还是不想搭理他,萧瑟郁闷了:“我说你这人啊,你这样会娶不到媳妇的!”

顾爇霆淡淡飘向他:“莫非有姑娘愿意嫁给你?”

“咳!”萧瑟捂着心口,十分受伤。

他也不懂,顾爇霆娶不到媳妇儿倒也罢了,可他这么幽默风趣有爱心长得又帅功夫又高的好男人,为什么依旧没有姑娘对他倾心?

……

禁军果然是没有追到人。

为了挫一挫丞相府近年来的锐气,皇上将方家两位男人多关押了五天才放人。

除了吃了点苦,两人的官位没有受到影响。

丞相府老夫人给沐云初递了帖子,说是想要感谢她,沐云初谢绝了。

她是真的不想和丞相府的人继续有往来。

“公主,奴婢听说,丞相府死活不让苏凝雪过门。”彩月跟沐云初说着她听来的八卦没有控制好脸上幸灾乐祸的笑。

沐云初看着手中的信件轻轻“嗯”了声。

彩月继续道:“原本以前丞相夫人还挺喜欢苏凝雪,但经过这次的事情丞相夫人也不愿意让苏凝雪过门了。奴婢看来,她是真的认识到公主对他们家的帮助有多大,现在肯定是想讨好公主呢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这些事情就是丞相夫人身边的老嬷嬷告诉奴婢的呀,今儿奴婢出宫的时候撞见那个桩嬷嬷了,她还念了一通公主的好呢。”

“行了,你下去吧,本公主想一个人待会儿。”

天机阁的办事效率很快,几天时间已经将那位和亲公主的底细查了出来。

彩月退出去之后,沐云初将信件丢进火炉子里,烧为灰烬。


前世烈阳国爆发了一场瘟疫,而他国手中有解救瘟疫的药方,便提出让公主嫁过去的请求。

嫁的是个老头子,本来是云香前去和亲,可不知云香用的什么手段,让云霜心甘情愿的顶替了她。

可没想到,这不过是对方的计谋罢了,云霜刚出烈阳国就被奸杀。敌国这么做只是想激怒烈阳国出兵。

百官劝说没有丝毫效果,皇上被气的当即清点了兵力,可烈阳国当时的情况出兵可以说完全没有胜算。沐云初去劝说也不管用,最后还是睿王长跪不起才给拦住了。

想到这些,沐云初忍不住道:“云霜姐姐是个性情中人,不矫揉造作,不装乖卖巧。我倒是喜欢的紧,皇叔可千万别责怪她。”

睿王一听自己那个不成体统的女儿居然被夸成真性情,心中的怒火也少了几分。

“云霜那性子谁瞧了会说好?也就你会这么夸她。”

“王兄胡说,云霜那孩子谁瞧了都喜欢,谁敢说她不好,你来告诉朕!”皇上佯装生气。

听皇上这么说,睿王也知道皇上是不怪罪云霜之前的冲撞,心头也放心了。

气氛很快活跃起来,之前的不愉快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有些人能像是没事人一样,有些人却不行,比如方天成,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酒过三巡,玄国使者突然站起身:“烈阳国皇帝陛下,我们此次还为陛下精心准备了礼物。”

条款已经说好了,那两国从此之后就有了友谊。皇上当然不会再给玄国下马威,客气的让他们呈上来。

丝乐声响起,一群妆容精美的舞姬鱼贯而入。

蒙着面纱的领舞女子瞬间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,面纱下的绝色容貌若隐若现,一双眼眸很是勾魂,随着节奏翩翩起舞,时而千娇百媚,时而慷慨激扬,一曲舞蹈深入人心,直到她停了下来,依旧让人回味无穷。

这些事情的发展和前世一样,但沐云初尽管知道,也依旧看的津津有味。

应安宁公主,女扮男装的领兵将军,在前线和顾爇霆交锋的就是她。

在知道她的身份后,不得不说沐云初心中对她是有些佩服的。这样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,又能跳出那般千娇百媚的舞姿。

若不是这个女子要杀她父皇,她倒是愿意结交。

应安宁款款走到皇上面前,揭下脸上的面纱,一个温婉端庄的绝色佳人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这样一个女子,即便她舞了一曲,也没人会把她和卑微的舞姬联系在一起。

“小女子应安宁参见烈阳国君王。”应安宁微微屈身,一举一动都充满优雅。

皇上轻轻点头:“平身。”

玄国使者上前:“这位乃是我玄国的安宁公主,公主素来听闻烈阳国皇上治国有方,从小便对您万分敬仰,此次特意跟随我等前来就是为了向皇上献舞一曲。不知皇上是否满意。”

听了这话皇上哪里还能不明白玄国的意图,含笑看向顾爇霆:“少将军觉得如何?”

应安宁的身份顾爇霆有汇报过,只是皇上吃不准这个巾帼女子来的目的,所以玄国没有点破她身份的时候他也没有提。

顾爇霆起身,沉吟了片刻:“若说舞蹈,自然是极好。若说容貌,微臣觉得不及云初公主半分。”

正抓着淳儿小手手往自己嘴里塞的沐云初:“……”


将军夫人滥用职权欺压百姓包庇罪犯,根据烈阳国的法律,她不可能不受到牵连。


沐云初刚想问,外面传来将军夫人的叫骂。

“沐云初你给我出来!”

“你个毒妇,你是来我将军府讨债的吗!你们这对讨债鬼,老天爷呀,我这日子没法儿过了。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哟,临到老了还要受这份罪。”

她的两个败家儿子陪着她来壮胆子,顾迎峰一脸的怒容:“顾老二,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把你媳妇叫出来!”

顾明宏同样道:“顾老二,别以为你娶了个公主我们就怕你了!陷害婆婆的歹毒儿媳我们家可要不起,今天你们不出来给个说法休想我们罢休!”

“这个毒妇,沐云初这个毒妇!这是要逼死我啊!”将军夫人哭的伤心。

沐云初累得很,懒得搭理。刘山媳妇儿进来汇报道;“公主,外头可不只有将军夫人,今日丞相夫人、李御史的夫人、张大人小妹来府上做客,此刻也跟着一并来了。”

意思就是说,有外人看着,您还是去见见的好。

“这丞相夫人怎么会跟你养母搅合到一块儿去?”沐云初狐疑的看向顾爇霆,一个是她的前任婆婆,一个是她的现任婆婆,两人见面不会尴尬吗?

顾爇霆在椅子上不动如山,完全没有出去的意思,淡淡道: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”

就是说,你那两个婆婆都看你不爽。

沐云初见他这样是不能指望他去打发掉将军夫人了,算了,本来也是冲着她来的。

沐云初拖着疲惫的身体又出去。

刘山拿着一本折子进来:“少将军,查到了。”

“给她。”

刘山又匆匆追过去把折子给了沐云初。

萧瑟看着顾爇霆那悠然的样子,实在是忍不住,走进来问道:“少将军,您真的不出去看看?”

顾爇霆抬眸,冷毅的目光淡淡落在萧瑟身上。

萧瑟被他这么一看,浑身都不自在,但作为一个老爷们儿,他还是严肃的说道:“少将军,你一个男人不护着自己媳妇儿就算了,家里人找事还让媳妇儿独自面对,这行为特别怂!”

“你还没有成婚不知道。”顾爇霆波澜不惊的说道:“软饭吃着吃着就习惯了。”

萧瑟:“……”

少将军,您可不仅仅只是烈阳国一个少将军而已啊,这样放飞自我合适吗!

看着顾爇霆那淡漠中又微微透着得意与炫耀以及嘲讽的表情,萧瑟真是好想跟他打一架啊!

外头。

沐云初出来了才发现,将军夫人嚎的那么厉害居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。

看到沐云初,将军夫人仿佛看见掘了自家祖坟的仇人一般,张牙舞爪的跳了起来:“沐云初!你这个毒妇终于敢出来了吗?!”

“二弟妹,你唆使刁民去状告自己的婆婆到底是什么道理!”顾迎峰怒气冲冲的。

丞相夫人在一旁冷冷的看戏,看到沐云初在将军府的日子过得不舒坦,自己这些日子承受的恶气总算是可以舒坦一些了。

沐云初目光冷冷落在将军夫人身上:“一个七岁女童被活活虐待至死,夫人知晓了此事不仅不为苦主伸冤,还包庇罪犯。如今你有脸站在这里指责本公主是毒妇?”

将军夫人知道自己理亏,否则她直接上衙门闹事,哪里需要找沐云初出气:

“你不是毒妇谁是?你就是个扫把星,我们的日子本来过的好好的,你一来就给我们闹得鸡犬不宁,我顾家到底做了什么孽啊!养了个白眼狼就算了,还摊上你这么儿媳!”

这是把顾爇霆一起骂了,看将军夫人骂的这么顺口,平时也没有少这么骂吧。

沐云初眼神当即冷了下来:“夫人若是这么说的话,本公主只能请三司会审这桩案子,看看你当年到底有没有包庇罪犯!”

“你!”将军夫人一下子有点慌,但她早就对付惯了顾爇霆,面对沐云初这种情况,她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嚎叫:“老天爷呀,你听见了吗,我这个儿媳害我还不够,还要三司会审,这是存心要逼死我啊!”

“丞相夫人,李夫人,张家姑娘,你们可都看看呀。云初公主方才说的话你们可是听得清楚呀,这个毒妇,就是见不得我好,就是要逼死我!”

将军夫人坐在地上抹泪捶地:“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,这女人一上来缴了我手上的钱财不说,她的目的竟然是要我的命啊!”

“我的天啊,这日子没法儿过了,这个扫把星,老天爷你就收了她吧!我……我不活了!”

将军夫人左右寻找,说着就要往一棵大树上撞。

“母亲!使不得啊!”

“母亲,你得好好活着,要是没了母亲,儿怎么办啊!”

顾迎峰顾明宏两兄弟赶紧拦着,母子三人哭的伤心,不知道的人看了这场面真要以为沐云初害惨了他们。

沐云初看的脸色漆黑!

她算是明白了,将军夫人压根不打算讲道理,她就是来跟她胡搅蛮缠。

人至贱则无敌,她就是要来一哭二闹三上吊,什么有的没的屎盆子往沐云初头上扣,沐云初是个公主,得要脸面和名声的,她还能和将军夫人计较不成?

被闹得心烦意乱没了法子,也只能保下将军夫人,她包庇罪犯一事就当真能揭过去了。

彩月自己都是个刁蛮丫头,此刻都被将军夫人气的红了眼眶:“你霸占着少将军的财物,花费着少将军的银两,竟好意思说我家公主缴了你的财物!”

要死就赶紧死,非说公主要逼死她!

当初那个死掉的小姑娘何其无辜,那个小姑娘的家人又何其无辜!

真是太气人了!

“主子说话有你一个丫头插嘴的份儿,看我不打死你!”将军夫人被说的没脸,凶神恶煞的朝彩月扑过来。

彩月虽被将军夫人气的要死,但她可不怕这个泼妇。

见将军夫人朝她扑过来,她手中立马准备好东西,将军夫人到了跟前刚要撕扯她,她顺势就往后头一倒,脑袋在地上狠狠磕了一下,顿时鲜血直流!

“公主救命啊!公主救命啊!”

小说《本公主除了美貌,一无所有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