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新书网 > 现代都市 > 优质全文阅读穿越大明,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

优质全文阅读穿越大明,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

卿岁岁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军事历史《穿越大明,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》,现已完结,主要人物是顾晨陈宝船,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“卿岁岁”,非常的有看点,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:他勤奋,都有些惊讶。“哟,光曦啊,你怎么还不回去,你这还是新婚燕尔的,近日事也不忙,是和媳妇吵架了?”要知道,从前只要一到点,这孩子立刻便走了。今日这么勤奋,不对劲啊!“老师,师娘在家,会给您做饭吗?”顾晨看了看同僚,见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。这才拉着韩宜可到一处,低声询问师父过的是什么日子。......

主角:顾晨陈宝船   更新:2024-03-01 12:23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晨陈宝船的现代都市小说《优质全文阅读穿越大明,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》,由网络作家“卿岁岁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军事历史《穿越大明,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》,现已完结,主要人物是顾晨陈宝船,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“卿岁岁”,非常的有看点,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:他勤奋,都有些惊讶。“哟,光曦啊,你怎么还不回去,你这还是新婚燕尔的,近日事也不忙,是和媳妇吵架了?”要知道,从前只要一到点,这孩子立刻便走了。今日这么勤奋,不对劲啊!“老师,师娘在家,会给您做饭吗?”顾晨看了看同僚,见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。这才拉着韩宜可到一处,低声询问师父过的是什么日子。......

《优质全文阅读穿越大明,我靠喷人变身圣上红人》精彩片段


然后在妻子不高兴的表情中,又去拿了不好看的。

“好吃,娘子啊,你这手艺好的很,你快尝尝。”

好个鬼,明明就咸了,而且姜放的也太少了,完全就没有压住腥味,实在是……难以下咽。

还是让娘子尝一尝,让她知道自己做的有多难吃,以后就不会下厨,更不会强迫自己吃了。

“我尝过了。”苏婉盈笑道:“很难吃,可林姐姐说,男人和女子的口味不同,有些男子就爱吃重口的。”

“所以啊,我这才想给相公吃,相公你多吃一些,明日林姐姐还来,我好做手擀面给你吃。”

母亲来信说,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就一定要抓住男人的胃,她一定会好好努力的。

顾晨:“……做饭实在太辛苦了,为夫觉得娘子不必困在灶台上,有时间多去玻璃坊打理打理。”

好吃就算了,关键这么难吃,消受不起啊。

“不辛苦,做饭是下午,打理生意是上午的事。”

苏婉盈双手交叠,放在膝上,满脸娇羞地道。

“林姐姐说的对,咱们做女人的,看着夫君吃得香,对我们来说,就是最幸福的事了。”

朝堂上的事她也帮不上忙,只能在家里把媳妇照顾得妥帖些。

顾晨:“……”

你们是幸福了没错,你们看我幸福吗?

别回头没被老朱砍死,先吃媳妇的菜食物中毒了吧?

第二天,手擀面也不知咋做的,咬着跟牛皮筋一样难嚼。

不过为了捧场,他也还是就着咸菜勉强吃完了。

第三天,看着能砸死人的死面馒头,顾晨本想拒绝。

可看着妻子,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,到底还是妥协。

泡着水,满含热泪地吃了下去。

“相公怎么了?”

“为夫甚是感动……”

“相公不必如此,这是为人@妻子应当做的,明日,我还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“不必了……”

“要的,妾不怕辛苦。”

顾晨:“……”

到了第四天,顾晨说什么,也不想回家吃饭了,头一次主动留在办公室加班看地方上递上来的消息。

不说别人,就是老韩见他勤奋,都有些惊讶。

“哟,光曦啊,你怎么还不回去,你这还是新婚燕尔的,近日事也不忙,是和媳妇吵架了?”

要知道,从前只要一到点,这孩子立刻便走了。

今日这么勤奋,不对劲啊!

“老师,师娘在家,会给您做饭吗?”

顾晨看了看同僚,见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。

这才拉着韩宜可到一处,低声询问师父过的是什么日子。

“自然,我们家没钱请下人嘛。”韩宜可叹了口气,语气有些心疼:“因为没钱,所以家里上上下下,里里外外全是夫人操心着。”

“可你家,不是有下人,你怎么还惦记要让媳妇做饭?”

“不是师父说你,你如今住人家的吃人家的,可不兴那么多要求,人要懂得知足才好。”

别要求太多,到时候媳妇受@不了跑了才知道哭呢。

“师父,不是我要让内子做饭,我……我是想让内子不要做饭……”

可惜,貌似她做饭上瘾,早上送自己出门的时候还说,让自己早些回去,她又学了道新菜。

就昨日吃的死面馒头,吃了那胃就疼了大半宿呢。

今儿晚上,不知道她又会做出什么黑暗料理来。

“你媳妇做饭不好吃?”

韩宜可是过来人,见徒弟这个表情便猜到了什么。

顾晨痛苦地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今日便多待会儿,蹭一顿宫里的羊肉泡馍再回去。”

老朱的规矩,若是加班太晚,是可以免费吃顿宵夜的。

虽然不是鸭血粉丝汤,就是羊肉泡馍啥的。


“传,御史台监察御史,顾晨,传太子。”

其实,他学的是宋朝的交子。

如今天下才刚刚初定,民间还有边疆都不太稳当。

国库也不是很充足,他和户部日日都为各方的钱粮筹措问题而发愁。

造钱的铜、银都有些少,根本就不够用。

所以,他这才想着,用大明宝钞来代替银钱,并推行到全国。

这样一来,岂不是要多少钱,他就能印多少钱出来么?

可顾晨说的也很对啊,若是防伪做的不够好的话,那不是,什么人都可以印钱了么?

若是不控制印钱的数量,那不是容易变成废纸一张么?

“来来来,顾家小子,来,坐,云奇啊,快,来给顾大人上茶,就上那个咱平时喝的茶。”

顾晨敢保证,这是老朱对自己最客气的一次了。

这也是,他还是第一回,被老朱给赐了座。

果然,你要是有用。

别说是朱屠夫,就是阎王来了,也得对你客客气气的,自己这不就从顾晨变成顾家小子了吗?

听着就亲切。

他抬头看向太子,却见朱标正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,目光中还带着欣赏和微微的鼓励。

顾晨心中定了定,太子是个好人,自己一定要牢牢抱着太子的大腿,最好是把老朱给熬死。

这样一来,自己就能安安全全的了。

“咱从前还以为御史就是嘴还行。”老朱拿着他那把玉如意,又让人拿了把椅子坐顾晨对面:“没想到这小子,还是个有大智慧的人。”

“小子,给咱说说,你说的那几条有没有什么好法子解决,你要是能给咱解决好了咱有大赏。”

“对了,老大,中书省左丞相是不是还空着呢?”

虽然他自己准备,把左丞相这个位置给胡惟庸了。

但是这也不代表,他不能用这个位置给别人画大饼啊。

“陛下抬举,臣不敢……”

顾晨听到这话吓得冷汗都出来了,他连连摆手拒绝,甚至手脚不听话地站起来想跑。

他疯了还差不多,当猪、当狗、当牛也不兴给朱元璋当丞相啊。

“诶,你坐着嘛。”

老朱也是打过仗的人,伸手轻轻一使劲就给人摁回了椅子上,看的朱标忍不住微微抚额。

“顾晨,你要有法子,你就说,你放心,就算是说错了,孤和父皇,也不会责备你就是了。”

父皇或许粗鲁,看孩子吓得,嘴皮子都要泛白了。

“对对对,随便说。”

老朱难得笑得这么慈爱,那双憨憨的大脸写满了期待。

顾晨深吸了口气:“陛下和太子殿下既然信得过臣,那臣就直说了,臣确实有法子做防伪。”

不就是搞个变色墨,这东西可是难不倒他的。

只不过,以后会不会被人学去,从而伪造假币他是不知道的,反正到时候再想法子就是了。

这种技术的东西,说的顾晨口水都说没了这父子也不懂。

顾晨:“……要不,等臣做好了,献给陛下看看就知道了?”

这不白浪费口水么?

然后就是数量问题,要知道纸币其实就是公信力的问题,还有就是什么币也阻止不了金银铜才是硬通货。

满清为什么不造纸币?

因为大明隆庆开关的时候,把世界上三分之二的银子,都给弄进了大明,所以没必要弄什么纸币出来。

只有让纸币,紧跟着金银印,这钱才不会贬值。

“可是,这样一来,钱还是不够用啊。”

老朱摩挲着自己的下巴,为以后的钱币感到犯愁。

顾晨拱手:“陛下,金银都是慢慢的还能造的,可是一但宝钞贬值,就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
十五到十九,可怜她日日夜夜都在想着念着他。

他倒是也狠心,这么多年,也不说回来看看自己。

“对不住。”

顾晨双手搓着喜袍,语气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我……我工资……俸禄低了一些。”

“让你久等了,你放心,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。”

“我的俸禄虽然低,但是以后都交给你保管……”

想他在现代时,一心读书,连小姑娘的手都没拉过。

这会儿,马上就要跟没见过几面的媳妇洞房花烛……

属实是,有些紧张。

“我自然是信顾郎的。”苏婉盈上前,主动为他解衣裳:“顾郎,累一天了,咱们歇了吧?”

从见到他第一面起,她就想让他做自己的夫君。

天公也有成人之美的心,此时不歇更待何时啊?

虽然两个人都很生涩,却胜在一个早有觊觎之心,另一个又不想在媳妇面前丢了脸面。

所以,这个新婚之夜,两人闹得十分晚了。

这可苦了顾淮,人到中年,体力本来就不如年轻时候好。

这时候隔壁闹得欢快,倒是自己被媳妇白了好几眼。

他拖了拖被子,自觉地说道:“我明日还是去找刘郎中吧,要副药,你别不高兴了。”

体力下降,他也不想的。

“算了。”严氏瘪瘪嘴道:“就这么凑合着用吧,别回头吃坏了身子,老娘还得照顾你。”

她这辈子命苦,嫁人没多久,婆婆就一命呜呼了,然后公公也没了,留下只有几岁的小叔子。

长嫂如母,她又当嫂子又当娘,好不容易把小叔子给拉扯大了,还要照顾自己的儿子。

如今可不想等自己老了,还要照顾自家糟老头子。

嗯,她也想被人照顾。

顾淮:“……”

自尊心受损,好难过呜呜!

第二天,一家人在院子里数随礼,总共收了六十多贯礼钱,这是没有算送礼的那波的。

顾晨数了十贯钱准备带走,别的都想着哥哥嫂嫂用。

“灏哥儿读书开销大,这钱你们留着送他读书去。”

“衣裳买好一点儿的,别穿的不好让人家欺负了去。”

原主就是穿的不好,从小在学堂里头一直被欺负。

顾晨穿过来这么久,对原主的情绪很是感同身受。

所以,他不想让灏哥儿也跟着受这罪。

“可是,这也太多了。”

严氏只拿了十贯,把其余的都推到小叔子面前。

“你如今啊,都是成家的人了,总不能带着媳妇一直租赁屋子住,还是得买个宅子才行。”

“弟妹是大户人家的姑娘,可不能因为嫁给你就受苦,你还得聘些人照顾弟妹才成。”

小叔子不可能永远都是七品官,只要不犯什么错。

到时候熬到五六品的问题不大,你说如果没个房子的话,又如何,在京城里安家呢。

“嫂嫂不必担忧。”苏婉盈这时主动,把钱推了回去:“家父早为我和相公,在京城买好了宅子的,就等着咱们回去就能够住了。”

“至于下人,家里也是备好了的,嫂子不必担心。”

“这钱您就拿着吧,家父说,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了,请灏灏去苏家学堂读书呢。”

从前什么都不给顾家,是为了不上赶着。

如今成了一家人,能帮的,自然要尽力相帮了。

何况,人家带大了自家相公,给点银子又算得了什么呢?

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严氏显得有些局促不安:“你瞧瞧,这些本该是我们男方准备的。”

这下,倒是把软饭吃了个彻底。

倒是顾晨不觉得吃软饭丢人,还觉得挺高兴的。

“嫂嫂,你就拿着吧,不然我可不高兴了。”

古代男人就是好,有了功名就会有白富美喜欢。

不像在现代,考上清华北大,也不见得就能有女朋友了。

不过自己也会对她好,努力一块儿让他们的小家越来越好的。

严氏感动得不得了,回门礼后,特意把顾晨叫到一边说话。

“弟妹是个好姑娘,虽然出身好,但是对我们这些泥腿子,从来都是尊敬有加的。”

“嫂子听说,这男人当了大官,大多都会娶好几房的美妾,冷落自己的糟糠之妻。”

“小叔,你可不能这样,要记得苏家对咱们家的好。”

同性相怜,严氏自己是女子,自然许多事都向着弟妹。

“嫂嫂,你瞎说什么呢?”

顾晨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,看了不远处学洗菜的妻子。

“你放心好了,我定然不会负了她的。”

作为一个现代人,你让他同时脚踏几条船的话。

这道德方面,还真的过不去。

当然,穿成皇帝就没法子,播种也是皇帝的任务之一。

而身为普通人,就不需要为了这项工作而努力了。

有个老婆就行了,多了容易虚……

回去的马车,就不用花钱租,甚至苏家还给配了个马夫。

还有丫鬟两人,小厮两人,婆子两人。

苏婉盈笑道:“咱们小地方带的人,怕是不知京城的规矩,所以爹说,让在京城再买几个。”

顾晨咽了咽口水,表示这些人已经尽够了。

他有手有脚的,不需要那么多人伺候的。

“也是。”苏婉盈点了点头:“相公可是御史台的人,首先就要带头清贫些,确实不好享乐。”

“那我就陪着相公,咱们好好地做一对儿清贫夫妻如何?”

总之,什么样的日子,她都能过。

只要相公对自己好。

“那也不必。”顾晨轻声道:“我手里还有一些钱,等到了京城,就写个方子给你,你拿去凭个铺子卖。”

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无所谓,有家庭了就不一样了。

“做生意?”

苏婉盈倒是也不排斥,毕竟她家也是有不少铺面的。

“好,我都听相公的。”

别看这姑娘柔顺柔顺的,可顾晨都知道自己这个媳妇是演戏高手。

昨日她才告诉自己,说她端不动盛满水的洗脸盆。

可是,这丫头身上的肉紧实得很,她分明就是个练家子。

瞟了眼满是乖巧的媳妇,他在心里暗暗猜测这姑娘能装多久。

最好,最好,装一辈子乖巧才好呢!


“自然不成,咱推行大明宝钞,本来就是要让大家用纸币,既如此,自然不能换金银铜了。”

想用纸币换金银铜?

对不起,我们没有这个服务。

“那么臣,敢问陛下。”郑士元此时站了出来,高声道:“百姓们可以用钞,来缴纳税收么?”

这个问题就更犀利了,顾晨看着自己鞋面挑了挑眉。

这两个问题,都是他给韩郑两位提出分析来的。

也是为了让老朱意识到,想要实行纸币需要仔细考量,不能急于求成,免得起反作用。

要知道,老朱印钞以后,就开始不讲武德了。

给官员的俸禄,开始发钞、发粮食混着发。

本来官员的俸禄就很少,随着钞贬值得厉害过后,官员饭都吃不饱了,这才有永乐时期。

堂堂二品大员,居然只能喝白稀饭的说法。

这也正是让明朝成为,治贪最严,可贪官最甚的朝代。

开玩笑,你饭都不给人家吃饱,人家不贪才怪了。

“自然不成。”老朱直接道:“为防百姓私藏金银钱,税收的三成,必须要有金银和铜钱。”

若不如此,自己哪里来的源源不断的备用金库?

又怎么能够不停印钞,把这个宝钞玩儿转呢?

陈宁这会儿琢磨出了味道,忍不住出列道。

“陛下,如此一来,百姓以后为了凑够金银铜这样的钱,岂非要花高价从别处购得?”

天灾来临之际,连救命的粮食都可以翻个几番。

更何况,交不上税,百姓们就得吃牢饭。

那些心肝黑透了的商贾,不赚这个钱才怪了。

长此以往,定然会让百姓,苦不堪言的。

闻言,老朱也有些犯难,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既把金银铜,都收进国库里,又不给百姓造成负担呢?

“陛下。”

新任左相,刘伯温此时,从队列里头站了出来。

“臣认为,几位御史大人说的有理,这事一时半会儿也急不来。”

“此事,还需要仔细商议,三思而后,再作定夺。”

这事确实不能莽撞。

老朱便点了点头,决定先散朝而后再说。

户部尚书杨训文、杨思义、刘伯温、御史顾晨四人留下商议政事。

再次听到老朱点自己名字,感受着同僚们异样的眼神。

顾晨此时算是认命了,还好早上吃了两个包子,倒是不至于饿了肚子,只不过胡惟庸的眼神有些可怕。

也是,刘伯温回来的第一天,就被陛下留了下来,倒是他胡惟庸这个右相,被皇帝忽略了。

他不生气,不抓狂才奇怪了呢。

“几位爱卿坐吧,云奇给上茶。”

老朱今天的心情貌似很不错,居然不仅赐了座,还给赐了茶喝,对于御茶顾晨很感兴趣。

“谢陛下。”

众人齐齐拱手之后,才又坐回了各自的座位。

顾晨的官职是最小的,自然是坐在最右边。

能和几位大佬并排而坐,就已经算老朱很看得起自己了。

他拿起茶,轻轻喝了一口,果然是比五百文的茶好。

唉,皇帝就是皇帝,再节俭也比普通人人好过了。

待坐定之后,老朱迫不及待拿出宝钞给几人瞧。

“你们看看咱造的这张宝钞,人人见了都说好勒。”

“而且咱还加了那个变色防伪,旁人绝对造不出一模一样的钞。”

顾晨:“……”

不要脸!

那是你干的么?

明明就是俺的功劳。

只见钞面上写着“大明通行宝钞”六字,上头的一贯钱三字流光溢彩,而钞上还贴心地画上了图。

让那些不识字的,知道这一张钞,应该当多少钱使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