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新书网 > 其他类型 > 出身的区别周思思

出身的区别周思思

佚名 著

其他类型连载

我忍不住提醒他:「现在是法治社会了,我要是被绑架了,你应该第一时间报警,而不是跟绑匪讨价还价。」嘟嘟嘟……我爸直接退出了群聊语音。煤老板就是这么好面子,连亲生女儿的话也听不进去。

主角:周思思陈瑞   更新:2022-09-13 07:49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思思陈瑞的其他类型小说《出身的区别周思思》,由网络作家“佚名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我忍不住提醒他:「现在是法治社会了,我要是被绑架了,你应该第一时间报警,而不是跟绑匪讨价还价。」嘟嘟嘟……我爸直接退出了群聊语音。煤老板就是这么好面子,连亲生女儿的话也听不进去。

《出身的区别周思思》精彩片段

刚上大学的时候,辅导员让填一个家长信息表。

我爸思索了会儿,让我写父母是煤矿工人。

好嘛,没想到这个辅导员嫌贫爱富,处处舔家境优渥的同学,甚至剥夺了我公平竞赛的机会。

他几次给我穿小鞋后,我爸忍不了了……

1

我爸这人吧,说好听点叫作有个性。

说难听点,就是脑子有时候不着调。

很不幸的是,我遗传了他这个特点。

所以他让我把父母职业写成「煤矿工人」的时候,我真这么填了。

家里有煤矿≈煤矿工人。

这个逻辑属实有点跳跃。

我爸还振振有词:「谁知道你们学校收集这个是想干嘛呢,财不外露,你在外面也低调点,要是被人绑架了,我最多花两百万赎你。」

也太小气了。

我忍不住提醒他:「现在是法治社会了,我要是被绑架了,你应该第一时间报警,而不是跟绑匪讨价还价。」

嘟嘟嘟……

我爸直接退出了群聊语音。

煤老板就是这么好面子,连亲生女儿的话也听不进去。

我妈倒是没退出聊天,略微担忧:「你要是填工人,会不会被穿小鞋啊?」

「不能吧,这都 21 世纪了,还有老师不明白『职业不分高低贵贱』的道理吗?往上数三代,谁家不是工农呀。」

但我没想到的是,还真有人不明白这个道理。

这个人就是我的辅导员,史导。

家长信息表交上去后,他开了个年级大会。

场面话说完后,他拿出一份名单,念了大概十来个人的名字,鄙人不才,也在其中。

我还挺高兴呢,以为是军训标兵之类的表彰。

没想到他念完最后一个名字,话锋一转。

「我念到名字的这些同学下午来我办公室一趟,带着户口本和低保复印件之类的证明,申请贫困生奖学金。」

如果说原本是怀疑他刁难的话,那么现在就是肯定了。

「您能听我把话说完吗?既然学院出了公示,那就说明愿意接受质疑……」

他再一次打断了我,语气很厌烦:「周思思,你怎么那么多事儿啊?别的同学都没问题,就你天天有问题,你要不要反省一下你自己?」

我忍着一口气:「陈瑞绩点排到了十几名,平时也不参加活动和比赛。我不知道奖学金为什么要颁给他,如果不徇私,那就麻烦给我一个解释。」

砰——

史导重重拍桌,拿手指着我:「周思思,我警告你,捏造事实恶意诽谤的,是要挨处分的!」

我冷笑:「我恶意诽谤?如果真的公开透明的话,你为什么不敢拿出评选依据,反而还要威胁我?」

史导推开凳子,凳腿刮擦地面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而史导的声音比它更难听:「你太嚣张了,是谁允许你这样跟老师说话的!请家长!把你爸妈叫到学校来,我要好好跟他们谈谈!」

请家长?

我有片刻的迟疑。

跟我爸比起来,我只能算是小儿科,史导这不是自讨苦吃吗?



还没想好到底是笑呢,还是大笑呢,史导已经开了口。

他显然误解了我的沉默,得意而轻蔑道:「你爸妈来这里得请假吧?算旷工吧?你别想求我,没用!你这样的学生,我早就想请家长了!」

我摇摇头,郑重道:「我马上让他们过来,赶在您今天下班之前过来。」

史导一脸看笑话地看我:「从山西到这里,高铁都要六七个小时,除非坐飞机——你爸妈坐过飞机吗?」

我一边往家庭群里发消息,一边回答他:「哦,他俩不在山西。我们家在西湖边也买了别墅,他们这两天刚好过来休假。」

史导一脸不可思议:「周思思,妄想症的话,就去医院治治。」

叮!

我爸回消息了。

「现在是吧?马上来,让他等着!」

我收起手机,笑着看他:「我哪里也不去,就在这里,等着挨您的处分。」

虽然我在微信里,狠狠渲染了史导是如何嫌贫爱富的。

但我发誓,我真的没有让我爸打扮成这样过来。

我爸人到中年,发际线告急,他直接剃了个光头。

此刻,这个光头花臂的大哥,戴着卡地亚的镶钻墨镜,穿着古驰大 logo 的卫衣,脖子上为什么会有那么粗的金链子?!

这还是那个教我低调做人、朴素消费的老爸吗?

他身边跟着我妈,我妈的表情跟我一样一言难尽。

如果心理活动可以发弹幕,我妈应该发了上百条:我跟这个男的不熟。

他俩的身后,跟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都提着电脑包,看上去分外专业。

我爸路过我,侧头邀功:「怎么样,打扮得还可以吧?杭州家里没几件衣服,没把貂穿身上,我下次补上。」

我有气无力地夸奖:「没有,你这一身,很潮。」

我爸心满意足,越过我径直往前走了。

我一路小跑,推开了史导办公室的门。

刚一看见我,史导就开始冷嘲热讽:「哟,还知道回来啊?心虚了就跟我道个歉,你爸妈天天下矿干活,养你这么大也不容易……」

他抬起头,我爸跟他四目相对。

史导舌头打了个结:「您哪位?您找谁?」

煤老板平静道:「哦,我是周思思的爸爸。」

他又贴心补充:「就是你说的,养大她不容易的那个。」

史导推开椅子站起来,有点结巴:「你是周思思的爸……?啊,您好您好。」

我爸潦草地跟他握了个手:「谢谢你替我考虑能不能养大思思,其实吧,我们家有几十个煤矿,别说养她,养整个学校的学生,都没问题。」

我没忍住,笑场了。

煤老板实力雄厚是没错,为什么吹牛技术也如此雄厚?

几十个煤矿到底是哪里来的,梦里吗?

我站在史导身后,他没注意到我的表情,只一个劲地点头。

我爸很王者风范地一一介绍:「这位是我爱人,周思思的妈妈。这两位是我们集团法务部的,听说周思思要被处分了,我就把他俩喊来参谋一下。」


我妈和两位律师含蓄地冲史导点了点头。

史导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:「啊?法务部……思思,你家庭条件这么好,怎么瞒着我呢?」

啧啧啧,现在开始喊我「思思」了。

我无辜道:「我跟您说过的呀,我爸是煤老板。您当时怎么说的来着,哦,让我有病就去治。」

我爸不轻不重地「嗯?」了一声。

史导的脸色更尴尬了,费力圆场:「哈哈,老师那是跟你开玩笑呢。你一开始在家长信息表里填上多好,哈哈,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误会了嘛。」

我爸淡淡说:「家长信息表是我让填的,毕竟谁都没想到老师会因为这个看不起学生不是?」

花臂土老板在沙发上大马金刀地坐下,俨然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主场。

「不过呢,我们今天来也不是要算账。听思思说,老师你要请家长,还要处分她?」

史导连连惶恐道:「哎哟,没有的事,没有的事。」

我爸随意地一点头:「既然没有这回事,那就聊聊奖学金的事儿吧。我文化程度不高,『公示』两个字是什么意思,方律师您能不能给解释一下?」

西装革履的律师立刻答:「公示一般是让公众了解并提出意见的一种告知方式。」

我爸恍然大悟似的:「哦,那就是说,本来就该虚心听取多方意见咯?」

律师答:「从逻辑和情理上讲,的确是这样的。」

「那要是有人堵塞了这个进言通道,属于什么行为呀?」

「属于违反程序,往严重了说,是渎职。」

史导虽然嫌贫爱富,但他不是个傻子。

这一唱一和,他当然能听出弦外之音。

他刚要说话,门口走进来一个瘦弱的中年女人。

看着有点眼熟……

史导喊了一声:「张书记,您怎么来了。」

哦,我想起来了,她是我们学院分管学生工作的党委副书记。

我大一刚来的时候,她生病动手术去了,身体一直也不太好的样子。

张书记冲他一点头,声音缓缓:「我听人说,学生家长过来了。」

史导说:「对对对。」

张书记问:「是有什么事吗?」

史导卡了一秒,赔笑:「没什么事,就是家长想孩子了,来学院坐坐。」

看来我爸说得对,在大学里,辅导员忌惮的东西,远比学生多。

譬如此时的史导,面对张副书记时,显然更为紧张。

「史导之前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?」我脆生生接话。

在张副书记看向我的时候,礼貌地自我介绍:「书记好,我是大一卓越班的周思思,参与了此次新生鸿鹄奖学金的申报。奖学金名单公示后,我想找史导了解情况,他就说要给我处分,还说要请家长。」

说着,我把打印出来的情况反馈书递给了她。

她接过,推了推眼镜,仔细阅读了起来。

「评选结果不公正不合理……周思思,你有什么依据吗?」

史导连忙说:「污蔑,这绝对是污蔑!奖学金评定都是有程序、有章程可依的,不存在徇私的情况!」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